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国际诗赛 于 2021-7-3 09:23 编辑

由世界诗歌网、《世界诗歌》杂志社、广东超人节能厨卫电器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二月初评结果日前揭晓。第二月比赛共有49首作品参赛,经13位初审评委(名单附后)投票,4票以上的27首作品进入终评(4票以上作品中,有3首不符合主题要求,已按参赛规则去除)。
“超人杯” 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设金奖一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三千元和价值5399元的超人牌AT11烟机1台;银奖二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二千元和价值3626元的超人牌AT09烟机1台;铜奖三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一千元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AT13烟机1台;优胜奖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40升EA01电热水器1台;优秀奖二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999元的超人牌808-B602燃气灶具1台。“大赛”于2021年4月1日开赛,2021年7月31日截止,欢迎到世界诗歌网(网址:www.worldpoetry.cn)“国际诗赛”频道发帖参赛。

“超人杯”首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二月初评胜出作品:
(按得票多少排序)

入厨记

张佑尔

中年后我已能熟练
用刀。土豆丝
切得再细,也绝对伤不到手指
已不必品尝
就能分清酒与醋,盐和糖
已清楚何时该加油
或调料,不再手忙脚乱
已懂得如何控制炉火
得到想要的沸腾或平静
中年后我掌握了
够多的魔法,能轻易
把最简单食材,变成最可口菜品
那些刺激性烟雾,也惯于及时
排放,为此我已多年不曾两眼通红
而昨晚辣椒炒蛋时
突然想起,那个常为我做此菜的人
已经离去很久
我承认接下来是故意的:
故意没开门窗,没开油烟机
故意不再屏息强忍
故意把自己呛得,泪流满面


厨房记

黎落

只有女人,把自己当成食材放进铁锅
慢慢熬
只有她们配得上火焰

在厨房。女人和植物交换秘密的部分
向流水谈及身体的清白
她们盘算小麦成色。面包或牛奶
含糖量。她们擦亮刀具
吐出蛋白粉或芥末
必要时,也吐出砧板或猎户

只有女人有权向人间索要这一平米的国家
忧伤。花瓣或战争
只有女人:铮亮的。纠缠的爱或者被爱

随意步入一间厨房
你都能轻易洞察我们的一生


厨房

徐长森

哐当一声,夕阳落在菜板上
一条鱼抖了抖身子
鳞,开始一片片往下落
夕阳折射出来的光
像大海一样波光粼粼
灶王爷面目慈祥
体察着生活滋味
偶尔反刍一下酸甜苦辣的生活
就足以沉默
要一声不吭地吞下鱼骨、鱼刺
要消化掉锈蚀的铁
我想象着这一生
洗涤好僵硬的身体
干干净净放上葱、姜、盐、和大料
想一会儿母亲,想一会儿黄河
用不了多久
就奉献上我的美味和肉体


厨房于母亲是递减数

曹正峰

从现在开始,我要数数
母亲从堂屋到厨房的次数
从洗菜池到厨房的次数

要数数母亲用两只脚
走出的锅碗瓢盆变奏曲
出现几次不稳定的合声

我要数数,我要数数
母亲的腰弯成弓时那最后一节椎骨响了几次

厨房于母亲是愈来愈清晰的递减数
尘世真正的模样为零时
我的色香味失去了色香味


早餐店厨房屋顶的鸟鸣

鹏举

最先醒来的是一只山雀,它已习惯于
在露珠滚动与广场舞跳起之前,
叫醒一座城。
供它栖息的忍冬青一直未眠,
常青的叶色包围屋子并已渗透墙基。墙内
厨房飘出的青烟里依然夹杂些许灰白,
在擀面女人发间缠绕,难以分清
烟与发,谁染白了谁。

早饮的人已习惯于在此早饮。
谈论露珠的滴落,广场舞的转腾以及
山雀的晨鸣——它,
如何在早餐店的厨房屋顶安慰
饮露的虫子和发丝灰白的女人。
那些言语,在他们离开后仍被一路的忍冬青捡拾——
有些低矮的生物已习惯于竖耳。


神山下的厨房

言若兮

我们在须弥山下燃起篝火
用玛旁雍措的湖水煮一朵白云
隔着一辆疲惫的旅行车
塔钦村里的犬吠声被神谕召回

日光为远处的神山镀上金色
妻子开始用一把青菜搅动锅底
就像搅动一条由烟火出发
伸向神山的袅袅小路
这幕天席地的厨房
是仁波切赐予朝觐者的恩典

洗心人来自遥远的尘世。而水中
慈祥的白云,来自冈仁波齐
这经卷与枷锁的中心


厨房,爱的街亭

张边阿土

通往胃,重要的战略之地
要由爱来把守
不可变生疏与荒芜
也不可只剩城高粮足和配备的精良

越豪华的街亭
越会有重蹈复失之辙的危险
在一出电视剧里,年青的爱
是不需要一间厨房
主角也不用吃饭
没有柴米油盐之忧
林妹妹全部是天上掉下来的……

在更遥远的年代
厨房通常黝黑,简而空旷
炊烟直直升起,连着我至今永不褪色的记忆
那时我还看不到厨房由爱把守
一日三餐,二三十年
持久的流露
在物质匮乏的时代
通常都是由我们(六七个孩子)在抢食
他们有时连剩汤都捞不着……


厨房

疾风骤雨

炊烟升起的时候
我蹲坐在厨房门槛上
一面留意父亲归来的身影
一面张望母亲
如何盘活厨房里的物件

它们与母亲磕磕碰碰的生活
是我的成长史
我们都没有退路
被时间这跟绳子拽着前行
母亲老了,厨房也老了

我的新厨房里
缺少了些许烟火气
母亲用的不怎么顺手
老是担心碰坏了那些不明的按钮
如同她苍老的身体


厨房

花信风

很多物品,立于世,需要一系列动词加持
譬如砧板,切,剁,削,擀……
不断变换的内容物,包括
一把菠菜,一个橙子,一块蛋糕;偶尔
是一小部分自己

不用安慰的话语,门开着
你赶在天黑之前回家
我会腾出手,拍落你肩上的尘土
顺便,赠予一屋子光亮,还有
一壶温热的老酒

而后,我们对饮
月亮挂在窗外树梢上
喜鹊,乌鸦;所有的鸟兽都安静下来
风是沉默的见证者:漫长的一生,活着
我们曾如此短暂地相爱


厨房里的土豆

陇上雪

我在切菜时,这个受到惊吓的土豆
不知何时,从塑料袋里溜出去
躲在一只腌制酸菜的坛子后面
一日,我从案板架子下搬出酸菜坛子
准备清洗它,突然发现这个土豆
它居然像一枚鸡蛋,被时光这只母鸡孵化
孕育的小生命,正用尖喙
将粗糙的蛋壳啄破,发出一声声
绿色的啼叫


母亲的厨房

郭云玉

粮食计年,泥陶腌菜。摆放在案板上的
鸡鸭鱼肉,它的内涵是幸福,是小康
是人体所需要的营养成分
关于土地、镰刀和谷穗,丰收的季节
母亲相信,天空明亮亮的刀锋
一定可以切除,缠在腰间的贫困
而世间清苦,她从不提及

粮票、布票,在缺衣少食的年代
成为贫瘠生活的铁证
母亲在堆满锅碗瓢盆的厨房里
围绕灶台和油灯度过一生
系在她身上的浅灰色围裙,一解下
日子的吹动,故乡会立即睡着
那时的生活简单,一张桌椅、啤酒和瓜子
就构成了一个闲聊的下午

如今,多想每天醒来
母亲在做饭,父亲在添火
而在那叫做故乡的地方
栓着两只苦命的蚂蚱,谁都不舍得跑


砧板上的一把刀

澧有兰

有些刀是看不见的
也难躲过

鸡鸭鹅,猪牛羊,这些弱势群体
是砧板上的常客

我从它身边走过
仿佛在向我发出警告


厨房

沙海驼

滋养大欲、机锋必争之地
多旁击侧敲,教化与寓言的道场
有人烹一小鲜,名曰江山
有人解牛,有人怀礼,不正不食
有人抱仁,告诫君子当远之
有人争权,逼七步熬制一锅豆汤
更有火攻与水淹的精彩,刀俎与鱼肉的反转
此时,却被女人腰间的一块碎花围裙
通通拦截在外
纤纤玉指有了五指山的说服力
她收缴兵器、疏导水火、驯化钢铁
演绎野兽与草木和谐相处之道
她深谙女娲抟土的手艺,成群的牛羊从掌心依次走出
万物得以缝补、安抚
她开始熬制骨汤
信赖水,因此愿意交付一切
沸点可待,血污浮沫的最上一层写满了
太多汹涌且宏大的虚词
她微笑
只轻轻撇去,一再告诫她的孩子:
生于泥土的,终将归于泥土


厨房

胡文娟

厨房里
砍刀、切刀、剪刀、叉子
这些武器,透着丝丝凉气
立在刀架上
有那么一瞬,刃口火星四溅
时光多么残忍
战争和杀戮
好似已过了几个世纪
你和我成了刀的两面
再不能坦诚相见

我有多悲伤
肉馅剁得就有多碎
一不留神切到手指
刀口见血,痛连着心
这沙场
一次次伤着的,只有自己

炉火熬煮粮食
也熬煮草药
刀光剑影杯盘狼藉的厨房
我躲在角落用文火黯自疗伤
在寂寥的时空里
更多的时候
土豆和白菜默诵着经文
厨房呈现出素朴而柔和的轮廓


厨房老了

沛彧

横卧多年的柴火灶,把岁月
熏成蜡黄,逐渐黢黑。皴裂的印记
比泥巴灶台的裂口还要多

菜墩缝隙中溢出的叮咛,洒落在
我归来的路旁。每一次回家,每走一步
都逐一弯腰,捡拾过往

这个乡下的厨房,果真老了
每天,能见到几缕炊烟缓慢爬升
便是欣慰。飘出的味道
成为我毕生的,刻骨的牵挂


厨房

胡有琪

亲爱的  你不在
这真的不能叫厨房
那些调料瓶子东倒西歪  提不起精神
灶台上  锅不再是锅  而是冷锅
更冷的是  那碗冷饭无人问津  冷成一团
一看  就是厨房的墓志铭
蜘蛛挂的丧联  在风中荡来荡去
你懂

真的  真的
亲爱的  你走后
我的魂就葬在了厨房里
不食人间烟火

如今
一包方便面就是我的全部生活
如果我去了厨房
那肯定是在怀念我们已经长眠的爱情
说着  说着
一滴泪就掉了下来  心痛  思伤


最好的厨房

乱雪剑

做饭的时候
我常会停下来
望着窗外发呆
此时,远在老家的老母亲
一定也在厨房里做饭
她一个人
她系着红围裙
由于年老而略显笨拙——
哆哆嗦嗦的油盐酱醋
丢三落四的锅碗瓢盆
她那把我养大的厨房
也老了
会有点乱
有点昏暗
有点油渍模糊和烟熏火燎
还有点,冷清
但我知道
那永远是世界上——最好的厨房


一生为你下厨到老

王亚迪

我们不把厨房想象成剑胆琴心的江湖
油盐酱醋茶,更不是你需要的武功秘籍
锅碗瓢盆,也不是倚天屠龙绝世的兵器

荤素搭配的日子却可以是
段誉眼中端庄曼妙的语嫣姑娘
或者那位古灵精怪阿紫妹妹

推开春天的窗子,和时光对坐
餐桌上肥瘦相间,时蔬的色味
勾起我们口腔里味觉的潮水汹涌不尽

厨房的窗前可以豢养明月
三尺灶台递过一瓢弱水三千
听液化灶上窜起的火焰
每一次振翅都招来
大米,糯米,红枣,桂圆,莲子
集体地华丽转身

切菜时,不小心切破手指
疼痛无需隐藏
一生为你下厨到老
我们的目光瞬间呈现
崩塌之美


厨房,无声的阵地

王朝环

半夜或凌晨。儿子在酣睡
我并不出声
习惯在厨房演练挑剔的阅兵式
影子经得起检验、灯光着色
我不去设想,这暗示了什么

无非是那么多食材和一个当妈的女人
互相吞没


属于母亲的灶间

逸冰暖雪

老屋厢房。尘世又生烟火
母亲把未尽的夜填入灶膛
少许大米,加清水黎明熬煮早餐

土灶台,于我记忆中尚存余温
过冬的猫咪曾为此聊以欣慰
它睡卧灶台,也看守油盐米粮

炊烟总会在饥饿时升起
在家的方向,牵挂放牛或放学的归路
我能听见母亲无声又亲切的呼唤

至于灶王爷,谁都没见过
母亲确信其存在并焚香祭拜
每天主持灶间,她便是同神灵相伴


妈妈的一碗面,儿的发现之旅

萧水金

不要急于探索、讨论深情款款
我只告诉你,昨天,早已告知妈妈
"我明天回来"
一碗面早已端上桌
"先垫下肚子吧,饭菜马上好"

面汤不浓不淡
正合久别重逢的滋味和气氛;
埋着鸡蛋,肯定有俩,像双喜临门;
青菜白菜,率先出露
清晨的草鲜和屋后菜园土的气息;

肉碎潲子,是昨夜搅和好的
碎碎思念和欣喜;
少少的醋、姜、葱、蒜、辣椒,
疑似途中山花烂漫;哪里来的
小磨麻油香耶;

碗底,浸着黑枸杞、葡萄干
呈出门外河床鹅卵石的秘密;
哦,旁边,还配一碟,妈妈牌酸菜
一碟爱心拍黄瓜,亭台楼阁一样别致风趣;

妈呀,多少风景。
这一路,从出去到回来
走过的一段一段、一程一程
全被妈妈的面,一条一条煮进一碗

我一边想,为了方便我吃它、消化它
这么长的路,妈妈
怎么替我,把它们一截一节理断
快刀斩乱麻吗?又似一针一针
缝合碗大的伤


归隐者

朱洋芳

回到旧楼
步梯
换罐装煤气
那条光滑而鲜艳的火焰色
软管
半隐半埋
屈曲
在低矮狭长的炉灶下方
像个曲屈抱臂的
裸体女人


我的厨娘

富河九歌

富水湖
是你得心应手的一口大锅
你象一把七彩的伞
把家悄悄地罩着
天底下所有的浪漫
比不上你
每天一日三餐
应付自如
一打捞
就是清水鱼
一倒坛
就是土巴爷的美酒
上得了天堂
下得了厨房
甜酸苦辣共分享
知恩知遇


厨房

谢名健

厨房必须备好锅,备好刀火
备好柴米油盐。还有下厨的人
下厨人厨艺有高有低
饭后,就留下很多评点
我下厨,只会炒带笑的春芽,下酒
你炒杯酒弃兵权、鸿门宴
他炒八仙长安宴的诗
这小小厨房,不停烹饪。焖炖、爆炒、烤烙
一盘接一盘,端了出来


烧锅台

秦宏林

二十八,把面发。那时刻
柴禾在锅台里寂静地燃烧着
围着锅台转的母亲
先蒸大馍枣花,再炸肉丸煮鸡鸭
氤氲的烟火色里,母亲像极了她敬的素面菩萨

烧锅台那人
面朝炽热,背对冷冽
在他泪流满面之前
恰到好处的一丁点烟
就助他完成了一个转身

亲情,了无杂色
就像越擦越黑的锅台黑


我家厨房

黄锡锋

现在,我家厨房里
安装了“超人”牌油烟机
安装人“超人”牌炉灶
灶台都是金碧辉煌的水晶大理石
抬头就能看见一整排整洁储物柜
头顶一台日式吸顶灯
这个由妻子一手操控的现代厨房
竟把我和儿子,都排挤在厨房外
即使我想进来帮厨,她都好像
诚惶诚恐,左叮嘱、右叮嘱的
更多时候,我在厨外,她在厨内
我和妻子之间
仿佛总隔着一层厚厚的磨砂玻璃
这让我不免怀念小时候
我家那个土里土气、敞开式厨房
无非就是几块土砖头堆砌而成的
没那么多禁忌,都可以随意进出
每当早餐、午餐时刻,我们都
不约而同奔进厨房,围着母亲转
大手大脚的母亲
把大捆大捆柴草,塞进火炉里
红红火火的火势,就像她向往的
红红火火的日子
偶尔把煮熟的一块土豆
塞进我嘴里
把蒸熟的一块糠粄
塞进哥哥的嘴里,饥饿的胃里
竟能品咂出香甜滋味


母亲的厨房

诗者絮语

大黑铁锅和那些锅碗瓢盆深知饥饿
对于收成了如指掌
母亲善于去除野菜的苦涩
填补每个身体聚集起来的空旷

高粱蒸煮发酵用来中和日子堆积的大量咸涩
苦难压榨我们,我们压榨油菜籽
母亲的煎熬手段极其高明
盛到碗里的光阴不再难以下咽

灶膛的柴火仍旧熊熊燃烧
沉积的灰烬大部分回归了田野庄稼
剩下来的那些
于2010年左右散落在母亲额头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二月初评评委:
(按投票排序)

萦 之(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冷 燃(诗人,世界诗歌网贵州频道副主编)
老石城(诗人,世界诗歌网上海频道副主编)
郑智得(诗人,世界诗歌网福建频道副主编)
陈一默(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康文静(诗人,世界诗歌网河北频道副主编)
也 牛(诗人,世界诗歌网四川频道副主编)
老家梦泉(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温雄珍(诗人,世界诗歌网广西频道副主编)
燕子飞(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北频道主编)
高 伟(诗人,世界诗歌网山东频道主编)
巩本勇(诗人,世界诗歌网山东频道副主编)
金陵倦客(诗人,世界诗歌网江苏频道主编)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祝贺!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厨房记

黎落

只有女人,把自己当成食材放进铁锅
慢慢熬
只有她们配得上火焰

在厨房。女人和植物交换秘密的部分
向流水谈及身体的清白
她们盘算小麦成色。面包或牛奶
含糖量。她们擦亮刀具
吐出蛋白粉或芥末
必要时,也吐出砧板或猎户

只有女人有权向人间索要这一平米的国家
忧伤。花瓣或战争
只有女人:铮亮的。纠缠的爱或者被爱

随意步入一间厨房
你都能轻易洞察我们的一生

笔名苍凉,爱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萧水金 来自手机 金牌会员 2021-6-8 09:58:16
感谢萦之、郑智得、康文静、燕子飞、巩本勇等5位评委先后投票于我《妈妈的一碗面,儿的发现之旅》,感谢抬爱。也谢谢大家的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澧有兰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6-8 10:02:51
投感谢冷燃,陈一默,老家梦泉,温雄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澧有兰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6-8 10:09:57
感谢冷燃,陈一默,老家梦泉,温雄珍,高伟,金陵倦客六位评委的厚爱与支持,感谢抬爱,也感谢诗友的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马志高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6-8 10:23:36
黎落的“厨房记”读后余韵悠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连着我至今永不褪色的记忆。——这是一个明显的病句。

至今是现在时,永不褪色是未来时。当这两个时间同时被肯定的话,就变成病语了。
至今不褪色的记忆。
永不褪色的记忆。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博马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海驼的厨房不赖。霸气不失柔软,刚柔并济。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博马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张佑尔的厨房最后四行稍感矫情。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博马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4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