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本帖最后由 国际诗赛 于 2021-5-9 18:13 编辑

由世界诗歌网、《世界诗歌》杂志社、广东超人节能厨卫电器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一月初评结果日前揭晓。第一月比赛共有89首作品参赛,经12位初审评委(名单附后)投票,3票以上的37首作品进入终评。
“超人杯” 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设金奖一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三千元和价值5399元的超人牌AT11烟机1台;银奖二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二千元和价值3626元的超人牌AT09烟机1台;铜奖三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一千元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AT13烟机1台;优胜奖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40升EA01电热水器1台;优秀奖二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999元的超人牌808-B602燃气灶具1台。“大赛”于2021年4月1日开赛,2021年7月31日截止,欢迎到世界诗歌网(网址:www.worldpoetry.cn)“国际诗赛”频道发帖参赛。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一月初评胜出作品:
(按得票多少排序)

厨房
孟萌


开放最大的水流
赶海的人择去辎重与污土
一遍一遍
豆角,扁豆,揭去荚条开放一座大房子
我们回到靛蓝色,自由的原乡

开放最大的烟机窗
亲爱的,请煮各种鱼
你攒积了多少个七秒之忆
如果已经忘记
就腌制这个傍晚的时光
在白色的瓷盘,在青色的碗
摆出爱情的雕花

客厅的通道灌进生活的飓风
记事本吹翻了
落地灯真的落地了
我们不打算,也不修缮
零乱且零乱

我们躲避成一个时辰不羁的鹿
在植物,在谷黍,在切割出神祉的刃上
横冲直撞
在烟火,在等候,在制造的原野中
繁衍生息


灶台与人生
翩然燕归来

没有风的时候,母亲就坐在厨房外
一张小板凳上缠毛线
她看着自己的世界。三五只鸡
一口靠近大槐树的旧井
有时她站起来,喂鸡,提水
但更多时候
她就是安静地坐着

母亲的一生,差不多就守着她的灶台
从少女的憧憬中一路
跌跌撞撞,到了古稀之年
她从不打扮自己
只有我偶尔给她梳头
她就给我讲她爱过的山和苍耳
太阳照着我们的脸
有种说不出的孤独感

母亲的灶台,从我很小的时候
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仿佛它再也不会变得陈旧了。它所有的感知
只有钟摆的声音
能够与它契合,发出细微的噼啪声
那是锅底的柴火在烧,在感受着,长岭镇的力量
母亲去那里卖鸡蛋
回来的时候总会给我捎几块糖,橘子味的
似乎比生活更甜一些


灶台
东方风


生烟火的地方
干柴湿柴都能在这里烧得哔啪作响
将冰冷的灶台烘热
灶台一热,日子就有了温度

调剂味道的地方
苦能调甜,淡能调咸,或调酸辣香
寡淡的生活
多了酸甜苦辣便有了滋味

温暖童年的地方
孩时喜欢围着灶台转,特别是寒冬
每每回忆时
沧桑的心立即又热乎乎的

升起乡愁的地方
不敢把炊烟比作乡愁,因为我害怕
如今的灶台不生炊烟
孩子们会否忘却乡愁的模样


保持对一把刀的敬畏
浅意

十岁那年,我发现抽刀断水
是一件快意的事情
站在小河里,我用一把菜刀劈水
水被划开的瞬间,又愈合。像恶作剧
刀的硬度和锋利仿佛徒劳
但刀,是刀。一下砍中我的小腿……
刀的主人是父亲。在父亲手中
刀自由地挥起,落下,带着节奏感左右平移
父亲说,刀和握刀者之间存在默契
比如刀刃的力量,来自手臂
比如土豆丝的精致,在于握刀者的耐力
后来我用许多土豆来验证父亲的话
后来我猛然发觉,自己是另一枚
被生活握在手中的土豆
一把刀环绕着,一层一层削皮
一片一片切割。隐痛,水份流失
但我秘而不宣,我必须清醒
保持对这把刀的敬畏


爱厨房的小妇人
XS谢虹


我必须换副面孔,先于风雪
把树干里藏匿的泉水引出来
扎紧篱笆,用软心肠唤醒红豆、绿豆、小芸豆
在小戏台上做法,把散落在大地上的
大葱、萝卜、白菜领回家

现在我可以坐拥书城
袖底生风,从北方踱到南方
用甜糯的小嗓道一声:看!云敛晴空,冰轮乍涌,好一派清秋光景!

此时,我身体里的万物开始填词作赋
百草千蔬额头有风月脸上有桃花
它们顺着屋檐爬进我的厨房
这该死的快乐我尘世的心
多么突然啊,漾起了满足的泪水


入厨记,或存在者本相
顾胜利


食与光影都在参与。卷动之声已经交出亲近
五味,如短兵取器
用攻守的弧,织下
四野苍茫
新月柔软

灶是老灶。一小段被喊出的火
打开了细密的褶皱
急速,呈现,
并把风暴从日月场分离

腹空而变。
悬疑之象,给我细节、疼痛
那些旧渍里曾有一盏深水
盈出我的白云,川与峰。
莫须无,也,莫须轻
碰触有术,咸甜苦辣厚于桌案,

画与雁鸣饱满于视角和厅堂

菜蔬有一点点孤高:我正好取之激荡
取其年华当中微妙的严肃
无瑕与回归

烹煮在继续,像君王对遥远
世界的不断复原
不断的揣摩

饕餮碾过,我终于长成浪花的样子:
分枝
或者被赞美

刀勺与革命,是为生活寻觅而来的豆丁光芒
——我听从,这
约定,这津津
之宠。甚至于,这一衣承袭
祖氏的涌动


泡面炒鸡蛋
方先锋


父辈们再坚强的脊梁
也难以把锅灶的柴火
集成一束,从烟熏火燎中
解放出来,肩挑背扛的秸秆
稻草,从此洗心革面
迈进喧嚣的城市,美好的时光
从津津有味开始,当生活变得枯燥
赖以充饥的泡面变成了首选
但还是习惯的切上葱丝炒上个鸡蛋
喜欢鸡蛋与泡面混合的香味
那是油和燃气旺火煸炒后,家的味道
蜗居,没有了大灶柴草
只能从菜市场里提取亲切乡音
煲上一锅心灵鸡汤


一粒花生米
王士勋


在泥土里渡过漫长的黑暗
直到红袍加身,依然
囿于一座黄色的窠臼里打坐

一点点打开它
拂去它身上的一层一层灰尘

此时,它肉身洁白

小心地捧着它,宛如捧着
来自尘世的一尊佛

我也想遁入一座小而清雅的空间
捧一部经书,打坐,悟禅
直到被人间供奉


怀念那时
郑安江


把有些干巴的菜叶洗洗,放点油盐
炒一炒,照样好吃,照样下饭
妈妈在的那时,不会允许妻子
将蔬菜择的过于光溜
把撒在锅外的米粒,一粒粒拾起
就像对一颗颗星星那样珍惜
妈妈在的那时,不会允许她的儿孙
对粮食有所糟践
水和电都要节省着用
但锅碗瓢盆和内心,每日都得擦洗
保持不染尘埃的洁净
妈妈在的那时,厨房里还没有抽油烟机
没有洗碗机微波炉电烤箱空气炸锅
可家里一直铮明瓦亮
我们的情感也铮明瓦亮,清澈见底
生活打着补丁。但精气神儿
不能破损、褴褛
妈妈在的那时,每一块补丁
都是她种植在我们记忆里的花朵
温馨与芬芳在心头缱绻
清苦的日子,容易使心灵
潮霉,变质
妈妈在的那时,皱紧眉头
把叹息的沙子,一枚不剩地剔除出去
免得硌疼我们的童年
我们那时正在噌噌长高,每一顿饭
都是让父母劳神操心的大事
妈妈在的那时,即使吃糠咽菜
也想尽办法让我们的生命不缺营养
骨头和信念,不缺钙和硬度
在她离开以后,我们仍能以她放心的姿态
坦荡磊落地行走在尘世


厨与房的道场和辽阔
西玉

放下恩怨,放下江湖,放下万里江山
也放下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方寸之间也能容纳
天地间的云烟
融化坎坷里的冰和雪
此时,权贵和金钱都是失去了重量
能衡量美丽和希冀的
就是手中的锅碗瓢盆酱油盐醋
沿着一朵菊花的幽径
做一回自己的主人
炒和煮,温火急火
没有了痛,没有了苦,没有了
尔虞我诈……
在一首词的叠韵里添油加醋
人生的苍莽也可以超越唐宋,超越
南山的静谧
有滋有味的小世界
足以盖过一轮弯月的辽阔


厨事
南岛


和早晨站在一起,是一件
美好的事
小鸟啼过,刚买回的菜
沾着露水,更绿了
刚切一会儿,又想他了
水杯,还袅着余烟
想的时候,片片阳光
已纷纷飞入锅中

独坐黄昏,也是一件
美好的事
等孩子放学,扑在怀里
等他,黄浦江的青鱼
已煮成故乡
——南渡江的鲮鱼
等他推开家门,沾满乡音的脚步声
轻轻围过来

轻轻的,是风
划过窗台的篱笆,灯火斑斓
乡愁咫尺,从我们身上飘落


厨房
王小六


周末又回了一次老屋
推开屋门,是厨房乌黑的墙壁
像母亲离世前打开的肺部

蛛网连着橱柜与锅台
母亲离开后,灶膛里再无烟火
人间,再无美味

我一直谋划着扒掉这间
令我爱恨交加的厨房
可每次推开屋门,那个围着锅台
忙碌一生的身影便触手可及
对我乳名最深情的呼唤
萦绕其间

一间乌黑的厨房,总让我
热泪盈眶


锅屋,煎饼香
李运棒


一条岁数很大很大的河
走了许许多多弯路到了我们村
绕村半圈后恋恋不舍地去了南方
青草野兔,麦子槐花
在这里过起了小日子

挑水的母亲,轻手轻脚
把一桶鸡鸣一桶星星放进水缸
蒙上眼睛的毛驴
在奶奶的催促声中,反反复复
踏碎一磨道月光

天刚朦朦亮,鸟雀还没到场
煎饼的清香就急急匆匆地侧着身子
从锅屋的瓦缝中,爬出来
刚好和枣树上
跳下的露珠撞个满怀


在厨房烤一片心形面包
静夜听雨


从烤箱端出一片心形面包
新的一天便开始了
你有没有计算过
每天进出卧室几次,厨房几次
是不是郁闷的时候,去阳台透透气。一高兴喜欢埋进厨房
这个充满魔幻的小天地。一切都是可控的
水流速度,煲汤时长,杀菌用高温,低温温牛奶

没有多余的边边角角
这里,果蔬停止了思辩又抛出无数个哲学命题
你剥豆子,也被豆子一层层剥离
青葱擅于搭讪白嫩的豆腐
鸡蛋毫不犹豫打碎自己
一道菜先吃下糖,再咽下盐。一条鱼突然有了赴死之心

比爱上一个人简单多了
静物的美,自有静物之间相互成全
你不刻意摆弄刀具
偶尔,在客厅坐坐
书房坐坐


砧板
木子的笔筒

剥洋葱时,双手不停颤抖
流下眼泪
刮鳞的时候,鱼在挣扎,刺戳进肉里
你的手软了

切土豆丝你切破了手指
鲜红的血渗入木纹
一块木头从此多了性情
它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排骨放在砧板
你多么狠心
你的心肠怎么硬起来的?
圣经上说,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

一阵砍切捶剁,流水冲去残渣
"啪"的一声,站在墙角
没我事了

我的小身板哦,方寸之间千军万马
战争和爱情同时发生。锅和铲磨出喳喳声
我听到电闪雷鸣,花落寂寂
热汤咕咕嘟嘟,你的沉默多过唠叨

斗室外,炊烟袅袅,乾坤朗朗
大雪一层一层,你满头青丝变成三千银发
月亮迈过树梢,灯火阑珊
我看见,春风又一次绿了人间


瓷碗之碎
李虹辉


瓷碗碎了。啪嗒一声脆响
让景德镇惊心动魄
我失手打碎了两只
蓝色花边瓷碗
从厨房的窗口
肯定看不见景德镇
只看见瓷器尖锐的碎片
刺痛视觉
后来,离开灶台很久
我还是会
一次又一次听到
瓷碗破裂的脆响


厨房
徐长森

比锅,更黑一点,大一点
一个人的厨房
他乡孤独,夜色孤单

大白菜抱紧开水,西红柿抱紧鸡蛋
我抱紧自己
有月光陪伴,可省吃俭用

从牙缝里挤出钱,期盼我这个建房人
能买得起一所房子
把父母接来,还有妻子儿女


抹布
涛声


使了一辈子抹布的母亲
那晚被一场意外,在人世抹得干干净净

只记得我的大瓷碗好白,好净
母亲捞在我碗里的面条像小山一样

谁也不知道那是她做的最后一顿饭,谁也不知道
她为什么一遍遍,擦了又擦锅碗瓢盆

后来,我每每遇见一块块硕大的抹布
那是抹过母亲坟头,又擦拭我忧伤的月光……


烹饪之歌
尘凡无忧


这是我的疆土。
世间一切都是我的烹饪之物。
我烹饪粗砺的盐也烹饪多汁的泥土的果实。
我烹饪甜蜜也烹饪苦楚。
我在白昼中烹饪也在黑夜里烹饪。
我烹饪黑暗也烹饪光明。
我烹饪苍白的诗歌也烹饪撩人的春风。
我烹饪啊烹饪,时间被我烹饪成一条食物的河流。
我烹饪啊烹饪,我也在上帝饕餮的餐桌前烹饪自己。
反复翻炒反复翻炒,
啊!这生命的焦香——
死神就坐时,我将熟得刚刚好。


痛灼
王生


是不是侵蚀
只有灶台知道
是不是油烟
只有烟机知道
遗忘久了,旧了
别一种风暴可能暗涌

去年冬日飘落的银杏叶
卡在窗缝里
正在颤抖地迎接春风
昨夜一场细雨并未
把锅底揭开

哦,吃掉肉的鱼骨
摆放在蚌壳里
时间挫钝了倾诉


厨房
冬天的雪


祖宗有训:食不言
你吃肉时不言,你喝水时也是

阳光停在刚刚收拾好的鳜鱼上,葱姜蒜都沉默
你用手,撕面包,蔬菜也用手撕

你极爱深井烧鹅,沉陷在暗香
你会想起白毛浮绿水,你会想
坐井观天也孤独
你甚至还会想起秦时明月
寡人孤
朕也孤

都是肉身,你不会想起阿基米德浮力
刀叉在牛奶杯旁沉默

你家厨房是开放式的,散学回家
儿子拉着爷爷,解放了被你雪藏的蓝莓豆豆

苹果被你咬了一口,阳光晃了晃
世界各就其位


厨房,或者低身而歌
黄劲松


蜜在流淌,在水的递进中
涨满水罐。人走在地砖上
照见了另一种食物
像超市中的柚木地板
照见脸、鱼的肚皮、蔬菜和秋日的谷穗

我们浅尝辄止,在舌胎安装
有限的完美。你要拥有整个厨房的安慰
就必须要从盐中粹取火苗
在固体的抽屉中献出铁的宝藏

生是这样的有限,我们低身而歌
等待品尝晚餐的人,请收藏这平凡的词语


厨房
长安肆少


从一场祭奠开始
四月的厨房,便从来没有停歇
苏醒的,或是惺忪的厨师们。与雨,与花香
开始准备,一场盛装欢宴

前来舞蹈的,燕尾后面翩飞着一群蝴蝶
蜜蜂依旧忙碌,还有仰望的蜗牛
就着花蕾,盼花开,或是落下
歌声在起落之中,响起

桃花前面依着把扇的佳人
梨花后面浅笑兮兮,依约泪痕
杏花还在一杯茶里,含情独白
李子花的一身素白,时光哗哗落下

那些花,跟着晚归的葱苗、韭苔和龙须菜
匆匆走进,炊烟里的人间
还有银色鳞甲,那是一条河的炫耀
黑土地从口袋掏出几枚鸡蛋
又小心翼翼,顺带一把橙黄豆子

劳累的铁甲虫倒在油盐酱醋茶的灶台
弥留时,它虔诚铺开黑铁铠甲
面朝春天,无声献祭


灶房融融
马志高

断木进了厨房的时候
就明白宿命归于壮烈
化为火蝴蝶
在黑暗的灶膛飞翔
生命是一场纷飞的火焰
与五谷蜀黍饱暖人间
暗处的疾苦少了些遗憾

从生活里拾取牙祭
伏于背上的柴薪
知道了此去的使命
扶耕土地
把种子请进土壤
这是它们最亲密的温床
孕育村庄
与乡亲们触手相抵
炊烟与微风挽手夕阳
鸡鸣狗欢
与河流对唱歌谣
与草木盈盈笑谈
一张餐桌
四方皆是首座
一个家庭的笑语
一个国家的祥和


北阳台的母亲
关祥海


南阳台
有暖暖的阳光
有来去无心的白云
有盛开不败的花朵

北阳台
有锅碗瓢勺
有油盐酱醋
有总是抽不完的油烟

年迈的母亲
总喜欢呆在北阳台

北阳台的母亲
双手是皲裂的
眼睛是昏花的
腰身是佝偻的
步履是蹒跚的
心情
是愉悦的

只因楼梯口在北面
母亲能第一眼看到
放学的孙子
下班的儿子


厨房
薛凯敏


大千世界。大山的巍峨,大海的涛声
大地的声响,大漠的风沙,以及
远古的马蹄声,刀光剑戟的碰撞声
在这里,一个遥远的时空会穿越进来
一个声嘶裂肺诞生和破碎,都会
在一翻一炒之间,成为一场战争
在这里,云雾遮天,云蒸霞蔚的场景
会让一盘米饭成为一座雪山
一个刀工的成长,会在这里屠杀千千万万
被摁在砧板的,除了力气,还有智慧和味蕾的流涎
这使得锅碗瓢盆,瞬间骄傲地叮当起来
苦辣酸甜之间,什么是非功过都会一闪而过
人间的烟火气味,在平常人家的平常日子里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厨房
卫乾坤


作为老幺,我知道
哥哥姐姐们的饥饿与妒忌
如忽明忽暗的柴草火
那个矮小的灶台因苍老而烟尘缭绕
像一只夜航的破帆船
母亲系着围裙从灶头忙到猪圈
把低温的记忆摇得恍恍惚惚
端着一碗永远也装不满的白米粥
煤油灯老眼昏花
提醒我要记住一句至理名言
“杀猪宰羊,厨子先尝”
我不知道父亲的调侃是否有所指引
但我深信不疑
只有做了厨子才能吃饱肚皮
厨房温暖有着一年最美的风景
即便青葱拌豆腐也可以找到
打开四季幸福的钥匙
在贫穷的墙壁上烹调出盛秋的金色
我发挥蚯蚓的韧性匍匐而行
刀刃和油烟中跃马扬鞭
盐里放糖,酸里取辣
民以食为天的万里长征
厨房把我包装,分发,消化和喝醉
为八四年雕纯白的菊花
送给一九九九一个绿色冬瓜果篮
我感受海南岛黄瓜丰满的脉搏
从西红柿里取出新疆的太阳
二十世纪的灶台身体强壮胸怀天下
管道煤气呼啸而来火力全开
我的炒锅带着山岚和海风
白瓷鱼盘扬起丝绸之帆
那时,母亲和厨房对坐无语
夕阳余晖下我们吹着咸鲜的口哨
慢慢烹调,煮一桌岁月静好


厨房之锈
宋浏


搬进县城里的新家三年了
才想起
抛在脑后的村里
还有一个
曾经同风雨共呼吸的旧厨房

铁锅可能生锈了
锅盖可能生锈了
铲子,勺子和筷子也可能生锈了
生锈的碗
不知还能不能盛饭

生锈的厨房
依旧被生锈的小院包围着
不知何时才能回去
点燃一把把柴火,除去锈迹
唤醒包裹起来的虚荣


每一个杀鸡者都有抹脖子的冲动
黄玉生


每一个杀鸡者都有抹脖子的冲动
也许是自己的脖子
也许是别人的脖子
血从鸡的脖子里飚射而出,仿佛
一枝夭灼的桃花
将厨房沐浴于春风之中

面对牺牲和美味
神,祖先和食客有不同的态度
但杀鸡者的态度始终如一

一束光从一炷香中,经杀鸡者的手
传递到刀刃。最终
传递到鸡的心里
鸡从恐惧的挣扎中,升华至
拯救者的高度
它安祥地面对命运的安排

鸡鸣声中
炊烟和远处火葬场的白烟
经风的媒介缠绕在一起


厨房
西楼望月


小兴安岭的深处,珍藏着一些
没有表情的天空,和一群
死去多年的人

一只硕大的碗,自浮云内里
碾压过来
高高悬浮在需要仰视,却又
触手可及的地方

大铁锅里熬煮的月光,安安静静地
白着
像雪在堆集
像妈妈的白发,在静静地闪耀

炊烟在天上,并没有稀释
它只是把自己扩展,向光阴底层
渗透,与小山村接壤交汇
或者重叠

脚步声里,火苗尽情地红,偶尔
也会
咳嗽几声

妈妈把身体装满水,结过冰的水
经过冬天的沉降变得
透明,清澈

天边的黑,擦汗的纸
白发的白,还有一些腰腿疼
在等着她

她抽身离去的时候,月光只裂开
一小条缝
许多事物跳进去,再也
没有出来

风扶起路边倒伏的草,没有惊动
炉灶里
假寝的记忆

半截篱笆,一湾清水
风轻轻一吹就燃烧起来,一些
原始的痛
消失在灰烬里

风继续吹,我继续飘落
在夕阳中


厨房
炫东


蜗居在斗室之内,一样垄断人间烟火
也垄断女人的一生和男人的一切
每次风云突变和改朝换代
细细算来,它都是始作俑者
原来天下兴亡的密码,不止在人心和高科技
还在油盐酱醋、五谷蔬菜和柴火

家的吸引力,厨房的作用最突出
男人的天性是风筝,总想飞出去
炊烟就是女人的绳子,收放自如
能把他放出去征服世界
也能让他乖乖的回来
有再大的江山和基业,也情愿向家臣服

有炊烟升起的地方,才算是真正的人间
厨房,这个制造炊烟和爱的摇篮
人类文明和梦想的根基
没有它,别的一切都是零,无从谈起


抽,油烟机
汪汪


跟雾霾无关
北京也开始禁烟
你也想戒吗

命运之灯红艳一闪
你本能地翻着锅里的菜单
强忍着咳嗽,抽油,吸烟

排尽烟雾,吸尽毒素
生活衰老你青春的容颜
免费的午餐,孩子喊:天


厨房
气化散人


也就十个平米左右
一扇刚好能让成年人出入的矮门
门板很薄,几道裂缝透着光
弱不禁风地开合着
茅草的顶,土坯的四围
大烟囱高耸,浓烟滚滚
奶奶,婶婶,女人们频繁出入
脸上挂着烟火色
年夜饭的一大桌菜
需要她们不知疲倦地忙活好几天
孩子们会趁机钻进厨房,以帮忙为幌子
拉着风箱,闻着大铁锅里飘出的香气
顺便在土制的大灶里塞几个红薯
还有晒干的小咸鱼
不怕被黑黑的墙壁和柴草弄脏新衣
不怕被烟熏出眼泪,这里是近水楼台
腊肉,咸鱼,圆子,原汁原味的农家菜
还没摆上大桌,就已被尝了个鲜
孩子们是大人眼中的开心果
开心果总是享受着某种特权
大人们都知道,这种特权不会持续多久
很快就会成为孩子们
终生难忘的记忆


厨房交响曲
邓琍


起于平静的韵律
引盎至高亢,跌落于低谷
沉静......跌宕......
呐喊......回传......

终于落曲,像我们的日子
锅、碗、瓢、盆的小心翼翼
不再喧嚣、碰撞和争议
热气从指尖间不自觉地消散

也像我们归位的思想,收束
水垢似的影子,沉在器具的边沿
积下人为的痕迹,在灶台上闲置


厨房
大河原


一尾鱼,几粒红椒
在小煎锅里
酝酿着红尘世界的
一个夜晚

一束黄玫
静静
眺望那个小蜜蜂一样
飞舞的男人


炒菜记
半个我


茄子切成条状
备好葱、姜、蒜……
热锅,烧油,倒入茄子翻炒
茄子胃口大
一口气吃光锅中的油
再添一次油,再吃干净
只好用锅铲拍打茄子
当茄子快要熟时
又从身上溢出热腾腾的油脂
这些苦苦煎熬的茄子
实在忍不住了
才向世人倾吐心中的苦水
这是命,我也有
但累积得太少,不能倒出口


厨房
云小九


母亲病了
将生活的石磨推给我
走进厨房
才感觉到那些锅碗瓢盆
似乎盼了我很久
痛了很久

炒菜、和面、蒸饭
来自童年记忆的传承
她就那么宠溺着我
背着我
围着锅台忙活

时间没有倒流
患阿尔茨海默症的母亲与我
都已回忆不起。
生活的磨盘把每个人的日子
磨得很细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初审评委:
(按投票排序)


荆 江(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北频道副主编)
雷 文(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方先锋(诗人,世界诗歌网天津频道副主编)
黄庆绸(诗人,世界诗歌网山西频道副主编)
风轻舞水低唱(诗人,世界诗歌网宁夏频道副主编)
翟永立(诗人,世界诗歌网河南频道主编)
王景云(诗人,世界诗歌网重庆频道副主编)
崔华云(诗人,世界诗歌网黑龙江频道副主编)
张耀月(诗人,世界诗歌网安徽频道副主编)
凌小妃(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南频道主编)
云小九(诗人,世界诗歌网北京频道副主编)
二维马(诗人,世界诗歌网青海频道副主编)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感谢初审、终审评委

祝贺获奖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冰雨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5-9 13:43:27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沛彧 来自手机 论坛元老 2021-5-9 13:51:08
墙裂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感谢初审、终审评委.感谢国际诗赛频道全体主编、副主编和编辑。辛苦了

               祝贺获奖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祝贺并建议,既然有人用小号参赛被举报取消周冠军,现在看随便一个号都是,以后日冠军时能公布或检验一下作者的真名吗?不然那个被涮的周冠军有点冤啊,他有无限的诗歌热情,他为什么,他是真正热爱诗歌的,他没人抄袭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都可能是,我不会举报,我只会光明提个建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没有抄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各位编辑老师,评委老师辛苦,多谢支持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郭子 来自手机 金牌会员 2021-5-9 14:23:06
就是《斜塔》,取消周冠军了吧?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