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北塔 新手上路   /  2020-6-11 17:00  /   430 浏览 版权:保留作者信息

奥顿诗选

北塔 译


奥登.jpg
威斯坦·休·奥顿(1907~1973),英裔美国诗人


旅人

在自己的面前高举着远方,
站立在特殊的树下,找寻
那充满敌意的陌生的地方,
他竭力想看的是那些没有人

会请他在定居的地方的奇特;
他全力为之奋斗的也是如此;
一个人爱上远方的另一个,
有个家,冠以父亲的姓氏。

但他和他父亲总让人期盼,
他一下轮船,就亲近港口
甜蜜、温柔而易于被接受。

城市掌握着他扇子般的情感,
人群悄没声儿地腾出空间,
像大地将人类的生命承受。


太亲热,太暧昧了

谁妄想把爱
弄个明白
就得忍受分离
他不会
从“是”走向“不”
因为“不”不是爱;“不”只是“不”
关上门
闭紧嘴
想着悲哀
说声“是”
爱情就能成功
凭栏所见
是土地和幸福
对一切都满意
沙发吱吱作响
如果这就是一切,那么爱情
就只是脸对脸
亲对亲

各种声音都在说明
爱情的痛苦和欢欣,
还在轻拍膝盖,
而无法反对。
完全的招供就是进攻
要静静地等,
所有过去的弱点
都彼此相象;
爱情不在那里,
爱情已移向另一把椅子。
已经意识到
那站在旁边的是谁
既不焦躁
也不轻率
适时离开北方
好不优雅
不会去撮合
另外两个
设计自己的不幸
预言自己的死亡,他变了心。


在费尔内的伏尔泰

如今他看着自己的产业,几乎感到了幸福。
在他走过的时候,一个制造钟表的流亡者
抬头瞥了一眼,继续工作;一座医院正迅速
升起,一个工匠触摸着自己的帽子;一个
代表人物前来报告说,他种植的一些树木
长势很好。那些夏天的高山啊有白光闪烁。

他真地伟大。在遥远的巴黎,敌人们悄悄诽谤
“他非常邪恶。”一个瞎了眼的老人坐在一把
笔直的椅子上,盼望着死亡和信件。他会写下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美好”那样的话,但是情况
真是那样吗?向谬妄与不公开战,永远有价值,
所以说,培植后人、启蒙大众,充满了意义。

哄骗,责备,谋划,他是他们所有人当中
最聪明的一个。他像个孩子,曾率领其他儿童,
参加针对臭名昭著的成年人的圣战;一旦

答案具有两面性,一旦简单的谎言能保护
自己,他也曾狡猾而卑鄙;但他像个伤病员,
善于忍耐,等待着那些成年人一命呜呼。

像达朗贝尔,他从不怀疑,他觉得自己能赢,
只有帕斯卡尔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其他众人
都是已服了毒药的耗子。尽管有许多事情

要做,但是他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
亲爱的狄德罗迟钝而呆笨,但是已经尽了力,
他早就知道,卢梭又哭又闹后,会放弃自己。

因此,他如同一个哨兵,不能睡觉。黑夜
充满了错误、地震和勾当。他很快就会咽气,
但是那些可怕的保姆依然站在欧洲各地,

一心只想激怒她们的孩子。只有他的诗歌
或许能阻止她们。他必须继续努力地工作。
头顶上,无怨的群星正在把嘹亮的歌曲创作。


战时

(为卡罗琳·牛顿[ Caroline Newton,美国翻译家、作家,主要翻译托马斯·曼和歌德的著作。]作)

幸运女神突然间登上她那部摇摇
欲坠的车子,狂怒地奔驰而去;
今天在我们身边的是混乱和哭泣。

这些蓄意造成的噩梦全部
是真的。那些突发的饥馑、恐怖
和洪水,不曾受训来诊断和疗救。

通过掉脑袋才能够找到和平,
这可怕的事情搅乱了我们的心情,
动力和压力都不能使我们有目标。

河流上不再有汽笛:尽管预言家们
只为了证明他们的预言而割断
喉咙,但沙漠依然是荒无人烟。

如果预言家们一飞冲天,让他们
预言的末日实现,那就让他们
飞吧,现代苍鹭没有否定的预兆。

如果只有全面战争才能颠覆
人们对野蛮意志的强烈迷恋,
那样的话你就能够除掉孤独。

如果我们有正当的理由自己
选择苦难,领受两难的折磨;
那么连失败都值得去寻获。

诚如是,胜利将具有古怪的滋味,
世俗的城市将傲慢地向社会公开
内心的生活,作为社交的前提。

在那儿,是好还是坏,法律只是
誓言的变种,连律师都这么认为。
当我们需要的人全都把目光移开,

家园不再是房屋,而是虚假的荣誉,
无论何时何地,如果自己选择,我们
会去别处;但是要相信自己的选择。

北塔2.jpg
译者北塔


相依为命

在谈话中再次
说起了可怕的事情
干脆抛开了沉默寡言的习惯
那声音越来越近
但是并不越来越清
并不比初恋、比男孩的想象
更加清爽

因为每一条新闻
都会被掰成两半,再掰成四份。
会有另一个我,另一个你
每人都知道该干什么
但毫无裨益

决不会更强劲
但是会越来越年轻
说了再会,但还是要返回,因为
可怕的事就在那里,
而愤怒的中心
反而平安无事。


作曲家

所有其他人都在弄翻译:画家
描绘出一个可见的世界,始乱终弃;
诗人扎进自己的生活到处搜查,
捡出了一些意象,害人又害己;

辛辛苦苦,把生活改编成艺术,
靠着我们,掩盖了其间的裂缝;
只有你的音符才是精巧万分,
只有你的歌曲才有极端的天赋。

宣泄你们的快乐吧,让膝盖像瀑布
一样奔流,让脊梁像鱼梁被冲垮;
请占领这死寂而充满疑虑的领土。

哦,想象的歌声,只有你,只有你
不能说:活着本身就是个错误,
然后像倒酒一样地倒出你的宽恕。


饵鸟

这些山谷里飞着几只鸟
他们亲密地呼叫着
围着那些不在意的同类盘旋着。
表面的友善被训练成诱捕的手段,
他们一点都没觉得伪善。

完全受到咒语的掌控
它们还能安详地转圈,
在狡猾的光明中,
带着面具的小山绿得更加纯粹。
而它们的飞翔也显得更加轻快。

可是,那些猎人啊,多么像狐狸,
卧倒在灌木丛里打埋伏。
沿着那些无害的足迹,
那疯子一样的看守爬过灌木林,
腋下夹着斧子。

唉呀,信号已发出,
手指已扣紧扳机。
那真正不幸的鸽子
必将从聪明中丢掉机灵
从生存中丢掉爱情。


驶向爱尔兰

那旅人希望:“请让我远离所有
医师”;港湾里写满大海的名字,
没有都市,只有腐蚀和悲哀;
“北方”意味着:“遗弃。”

广袤的平原上永远有冷鱼被捕捞,
到处都有轻盈的鸟儿飞掠、盘旋;
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非常的日子里,
冰川闪烁着光芒,

原始的山脉格外贫瘠,河沙冲积
成扇子;当群岛的爱人靠近这一切,
最后,在充满责骂的旗帜下,会隐约
看见有限的希望。

然后,让那个好公民在这里发现自然的
奇迹:马掌一样的沟壑,石缝里流出的
溪水,还有石头,冲刷着石头的瀑布
以及石头间的鸟群。

再让那演唱并指挥圣歌的信徒到这里
来看看教堂的遗址,主教被塞进了袋子。
再让他看看历史学家的浴室,以及堡垒,
逃犯曾害怕天黑。

记住那个被自己的座骑掀翻的倒霉蛋,
那个老妇人听见了他的呼叫:“好美的山林”


地狱

地狱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
地狱不在任何一地
地狱让人难以承受

谁能梦见子孙后代
谁又能出没在一个成了废墟的时代
而活着容易多了

我们学了点雕虫小技就洋洋自得,
只有对我们的意志和傲慢的挑战
使我们做起坏事来坚持不懈。

谈论完整部词典
却不让一个词侥幸转变为实践
这比达尔文的猿猴还能干

但是,傲慢本身坚持不了多久
如果我们不抱希望,而只是坚信
有朝一日地狱真地会来临。

假装看不见
假装对谁都不友善
到那时我们真地可能会被遗忘。

假如我们真地可怜兮兮、昏睡沉沉
那么我们很容易就会哭哭啼啼,
很自然就会躺着不动,
就会没有生命留下来去死。


回忆叶芝

(他死于1939年1月)



他消失于冬天的死寂:
溪流被冻结,机场几乎被遗弃,
大雪毁坏了露天雕像的容颜,
水银沉入了那垂死的白昼的嘴,
哦,世上万物都认为
他死的那天又冷又黑。

远离他的疾病
狼群继续奔跑着穿过常绿的树林。
乡下的河流并没有受到时髦码头的引诱,
那些哀悼的舌头
隔开了诗人的死和诗人的诗。

但是对他来说,那是他最后的下午、
最后的自己。那个下午到处是护士和传闻;
他身体的诸侯叛变了,
他心灵的广场空掉了,
沉默侵占了四郊,
他感觉的流水中断了;他成了自己的赞赏者。

现在他被分放到了一百个城市,
被彻底移交给了陌生的友情;
在别样的林子里寻找幸福,
在异乡的良知中领受惩处。
一个死人的话
在活人的肚子里被修改。

可是,在重要而喧嚣的明天,掮客们会在
交易所的地板上如野兽叫嚣,穷人们受苦
受难,已经相当习惯。每个人都在
他自己的单人牢房里,几乎相信他是
自由的说法。有千把人会想起这一天,
就像在这天他们曾做过有点异常的事情。
哦,世上万物都同意
他死的那天寒冷而阴暗。



你跟我们一样愚蠢,而你的才华超越了
这一切:贵妇的教堂、肉体的衰亡以及
你自己。疯狂的爱尔兰把你打击成了诗,
如今爱尔兰的疯病和气候依然如旧;因为
诗歌无济于事,只在它自己所说的峡谷里
幸存,有钱有势者绝不会想着去干预。
那些孤独的牧场充满了忙碌和悲伤,
都是粗野的城镇;我们信赖它们,
将死于它们的怀抱。而诗歌将幸存,
这是让事情发生的一条途径,一个出口。



泥土啊,请接受这贵宾;
威廉·叶芝已躺下安寝。
爱尔兰的诗船已卸空,
就让它躺着不再动。

时间决不能容忍
勇敢而天真的人们;
一个星期后,它就会
漠视美丽的身材。

它崇拜语言,宽恕
每一个语言的恩主;
它原谅懦夫、狂人,
把荣誉端送给他们。

以奇怪的借口,时间
已饶恕吉卜林的观点,
将饶恕保尔·克洛岱勒,
因为他写得真出色。

在黑夜的噩梦中,欧洲
所有的恶狗都在叫;
现存的国家在等待,
都朝着憎恨隐退。

每个人的每只眼睛
都盯着知识的耻辱;
怜悯的海洋已安寝,
在眼睛里被冰冻锁住。

跟着,诗人,要一路
跟到那黑夜的深处,
用你那无羁的声音,
劝服我们要高兴。

靠着一句诗的耕耘,
把诅咒变成葡萄园,
在一阵悲痛的狂喜中,
歌唱人类的不成功。
在那些心灵的沙漠中,
让疗救的泉水喷涌。
一天天在监狱里面,
教导自由人去称赞。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翟永立 来自手机 频道主编 2020-6-14 10:45:37
欣赏学习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虚心来向老师学习,赞一个。
不要那大世界,只要这小生活。简单,朴素,真实,干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明白了,是把英文的翻译成中文啊,我以为是把中文诗翻译成英文,拜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