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自选诗20首

费尔南多·伦德


费尔南多3_副本.jpg


水线上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从人类影子的启示中进行的血腥征途,在战士们的呐喊中,在一片恐慌的天空下,这片天空致命地伤害了我们所有的希望和欲望。
我们什么时候宣布把自己的命运投掷到兄弟们的后背上,逃到了精神错乱的边缘,那里再也看不见地狱般的城市了。
我们什么时候知道春天的门是否会为我们单独打开,我们会准时想念人类的影子,这人类鹰子我们从一开始就深爱,那时野花烂漫的草地上没有死亡,浑浊不清的沼泽还没有从人类的头脑中发出。
又一次,然后,又一次,回环往复,在心里解开了我们幸福甜蜜却伤痕累累的国家的结,那我们在水线上共同生活的失落梦想的虚无。



金刚鹦鹉快乐的影子,掩映在树梢的阴影,在猿猴的阴影中啁啾。树叶的阴影在美洲豹的阴影上起舞。暴晒的太阳是蝾螈唯一的庇护。缓缓的云的影子在蜷缩的阴影之上,悄悄跟踪的影子在恐怖的阴影之上。一个人的阴影躲避另一人的阴影。
匆匆赶来的男人,海一般地冲向男人的影子。那个总是失眠,总是长啸的人。夜晚在光的容忍之上,光线流向男人影子的瞳孔,将光和影融合。



在沙漠中他的影子对人有何意义?一棵树的影子比一个人的影子更重。在沙漠中,中暑的影子知道天堂是一个真正的影子。




“石头会尖叫”
石头,选择王子的护身符,存在和开始的骨头,我看到了你的神圣精神。
我们的祖先挖掘魔法石头,进入字母拼成的魔法屋,在那里无形的生命在说话。
史前的日晷,影子围绕石头旋转,他在倾听着人类的心跳。
安菲翁的竖琴唤醒底比斯漂浮的石头。石头中生长的石头向着耳朵的迷宫旅行。
从太阳石上垂下,淹没在影子中,人类不再倾听唱歌的石头。




他们优雅地揭示了固体的黎明的脉搏的光芒,在石头的心脏曾经有闪电定居,在无边大水出现漂浮的灯光,形成一张植物和动物编织的网,创造出一个新的家园。


命运

想想受伤的鸟之歌。
他的羽毛由铅灰变成天蓝,由金色变成血色,跟青草齐平。
想想雄鹰的飞翔,当他在看到猎物时,会旋转而下。
当充满生命的伤口在靠近鹰爪,美丽在寻求死亡,希望在寻求磨难的变数,他们依然悬而未决。
然而,即便冒着因果断裂的危险,也要想想诗歌之手会触摸到坠落的猛禽,把死亡带来,因为爱情注定会抵达预定的约会地。


会集

如同木头一般躺着,我们的红树皮褶皱,我们像在青草地上腐烂的水牛。
但是因为莫名其妙的随机行为,如同青草中的蘑菇,我们探索整个千年,从史前野兽奔逃开始,跟万事万物开展,是在永恒弧线下伸展百万年的生物,当巨龙和渴望在云中大战。
太阳在呼唤。犹豫就是死亡。飞翔,飞翔,美丽的欲望天鹅,每件事都能够实现。
在白色的露珠上行走,脱去你们的鞋子:人类的时代是传说中的森林上的凝视。


巴勒斯坦

混血,我们也是阿拉伯。在十世纪前抵达西班牙的人经过我们,懂得星象,是沙漠中的一辆大敞篷车。
背着大刀和盾牌的萨拉森海盗驰骋向神奇的清真寺,在半月形的舌头上淹没空间和房间。
波斯人和希伯来人再次觊觎我们如蜜般的河流,把帐篷都点燃,射击无辜的人,蝗虫再次摧毁橄榄树,甜蜜的巴勒斯坦把你的脸隐藏在巴拉克拉瓦盔式帽后面。
千年雪松依然在嗡嗡作响,天空在你全副武装的爱中跳着欢快的声音。
这是你孩子们在荒原中的战争,当炼金术在动脉中沸腾,战火如花朵般绽放。
我们被警告: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剥我们的头皮。


天空之旅

时光短暂,奋斗永恒
几个世纪会以一次心跳总结
每个人的共同祖先都在争论
可是依旧在血脉中没有达成秘密协定
每个小时都在做决定
每个瞬间,都为揭示
闪电把世界温暖
我们醒来:梦在元素中漂浮
在人群的气息中,我们也是风的,就像水是睡眠
我们是在天空旅行


不存在的诗

不存在诗
没有音乐叫你
你知道的
没有旋律让你的精神旅行

不存在诗
没有音乐会滋养你
你知道的
没有足够的歌声抵达你
没有古歌拥抱你
我情歌中的小可怜
没有财产让你继承
诸神没有向你扔出花之焰火
没有把全宇宙的红金赐给你
传奇的音乐之神
所有令人陶醉的树叶声音在风中
组成宇宙中的全部生灵拥抱i
在所有时代的经纬度中

我的没有歌的爱人


北极之歌

我梦想我住在一片冰原上,许多半裸的人住在那里。
我学会了走路,在冰冷的墙壁上摸索,在冰块漂浮的脆弱的海上,永远在移动。
假如我停下,冰块就会从我的脚下远去,所以我必须永远在行走。
在转瞬即逝的每一小步中,我能够发现永远的持续。
突然,一个女人坐着蓝色的雪橇经过,雪橇上坐满孩子,他们在唱歌。


从人类想到的

森林
被迷住
倒下了
森林,天真
住着人类
森林变成一个军团的椅子
木床
橱柜的森林
棺材
镜子
反射被砍伐森林的镜子
钢矛的森林
斧头的森林
献祭动物的森林
中世纪博世的森林
从那里木头被采伐,在里面诅咒会燃烧
被烧死的异教徒战斗的森林
爱与抵抗的森林
重新让树,以水,以动物和人类繁衍
森林之火,跟森林敌人抗争的爱的战争


半睡半醒

当我死去的时候
我化为青烟升腾

我梦到我正在做梦
你在我的梦里,你的眼睛充满爱
你在你的梦里清醒地望着我
我们在梦里梦到彼此,只是永远不能接触
一个持续紧密的梦包围所有
现在我们能够清晰地接吻
这个梦如同大海一般
我梦到我们在大海中拥抱,呢喃荒诞不经的事
这个梦非常地神奇
能够伸缩,永无结局
那些没有梦的人们依靠做梦者
一个人只有醒来并深爱,在永无止境地做梦的日子
与死亡抗衡,跟半睡斗争
如同磁铁一般吸引时间
因为只有不存在的永不会死
在我的梦中安静的不存在更加真实
我知道这个梦必须要加强
我们必须在无数个清醒的夜晚做梦
最好是无边无际的梦,在梦中世界给自己自由
每一秒梦的浪潮都会把你的现实击碎,把你的死亡击碎
这时你第一次看清自己的人生


大船

撞上一队浮冰
船头破损严重
从造船厂不能去任何地方
时间之船却来了

我歌唱船长
他鼓起的眼睛发疯
旅客也被吓得乱跑
因为旅途不是旅游

我们在口哨中唱着哪首歌
倚靠在铁轨上
在明媚的夏天?

我们在甲板上歌唱闪电
揭开苍白的面纱
整船的退伍老兵

我歌唱视线中的珊瑚礁
愚蠢的无线电疯狂走向港口
在冰雹来临时疯狂掉转右舷

但是潜水艇还在做梦
穿过不断生长的梦魇

平静的生命意志
会让龙卷风安静

费尔南多1_副本.jpg

手掌之网

手掌之网为世界铺设好地基。手掌之网又将这世界地基毁掉。这神奇的作品正在崩塌。
春天的热情召唤我们到狂野的光明草原,因为阴影遮挡住白天的角落。
火和痛,但是贪婪不会屈服。外界的万事万物在变化,但是人类依然面临苦难。
我们只是活着。谁能否认:五种感官之河流一次又一次流入知觉的大海。
每天崭新的审判、艰难的真理,流向睡眠之网,去帮助溶解粗俗的时间边界。
这个手掌之网为世界铺设好地基。那个手掌之网又将这世界地基毁掉。


战争

你总是有理由

你总是拔出剑
好像一个天使

然而当你拔出剑
你就成为了恶魔


恩奇都的使命

你们,克罗马侬人,我们的祖先,安全抵达我们的沙漠时代,不仅是存在于赫梯人的泥版。同样生活在植物的精气中。
在今天的笼子里,人类和野兽成群结队。然后,像从前一样拆解掉陷阱的碎片。填埋起沟渠。如风暴般冲入猎人的庇护所,把他们的火药弄湿,把带血的匕首折断。
来跟牛群和鸟群痛饮,来到市场广场和田间地头,反复提醒人们记起时间之根的曲调。
在我们之间亲密无间,在一块没有乌鲁克城邦压迫的独特土地上。跳过边界,在凝视中反射丰饶的承诺,狂野的自由,大地的元气和天空的元气,将我们主宰。

注:恩奇都(Enkidu),人类第一部史诗《吉尔伽美什》中的英雄,美索不达米亚苏美尔(Sumer)王朝的乌鲁克城邦(Uruk)之王吉尔伽美什的敌人和好友。为了回应苦于吉尔伽美什暴政的人民的声音,女神安如创造了恩奇都。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以敌人的身份相遇,可是不久后他们就互相认同,开始了共同治国。得到了友情的吉尔伽美什渐渐地变化,使乌鲁克展现出前所未见的繁荣。——曹谁注


空气

就像果实拒绝从树上坠落
他们宁愿成熟,直到腐烂树上
直到被疯狂的伐木者砍倒

就像种子避免落入犁沟中
或者水牛永远昏昏欲睡
在中午单调乏味的牛群中

那些用一生力量的人们
惊恐地从内部推开门
当只有空气想从外面进来的时候

空气会在任何时候拜访任何人
空气今天到来,明天不会返回
永远是不请自来

因为,哦,种子!
在泥土中生长并不是死去
自己永远需要解放
自由不是徒劳练习

谨慎中的一瞬清醒
预防对自己的任何外交手段

空气警告我们,空气从远方召唤
现在正在靠近
禁止他自己对死亡的呼吸

空气提醒人们今天是不存在的时间
痛苦是无止境的
        就像狂欢的欲望
                这永远不是礼物


普罗米修斯之歌



谁会对这次侮辱复仇?从几百年来在流淌的泉水,一张饱受折磨的脸在质问。
那些在世界上召唤死亡的脸,从痛苦走向自由。
在无法解决争端的时候,血腥被假定为理由。人是征服者,也是被征服者。
无休止的暴力——在一百年中每个时刻我们回望,都能看到人们在全副武装中整装待发。
在深渊中,食物和领土被抢夺,我们应该从这致命的环境中转移。
是心脏在离散和聚集。不是思想在连接,是心灵在融合。
这是一个标志在闪耀,在梦中呢喃的暴力田野中长出的叶子,这些标志在爱情,孩子和疯狂的口中唱歌。



所有的河流都流向大海,那里的海市蜃楼解体。
这个地狱,不变和永恒的,对于那些没有发现反叛的人来说。
在城市和森林,巨大的火蘑菇。
爱的皮肤被撕裂——童年被扼杀在摇篮中——沉睡被恐惧消解。
钟表,过去的钥匙被埋葬,现在被恐惧破坏,我们的世界王国的未来坟墓被预定。
对死神的计件工作满意,坚决地切断欲望的喉咙。
尽管如此,几百年来对内部大陆冰期的狂野抵抗,大火穿过时间,所有物种的心脏。
这场遭遇封锁了同谋,最终会在现实沉没,使秘密能够显现。



他手上的火在第一天晚上就被点燃。
诗歌之火,这打破野兽围攻之火。
烤炙水牛的火使粘土变硬。
熔金属为液体的火锻造锄头和宝剑,这爱和恨的火。
在艺术中心燃烧的火焰并没有点燃亚历山大图书馆。
乔达诺·布鲁诺瞥见的人类定居世界之火,并不是烧死他的火焰。
工业之火由煤炭或石油和工人的鲜血推动。
燃烧心灵和推动飞机的火焰跟核弹蘑菇云的火焰不同。
努力改造大地而去宇宙中创造一个温暖的祖国的火,不是消灭人类的火。
如同嘉年华的火不是机关枪的火。
诗歌之火,这打破野兽的围攻之火。



几个世纪以来代表们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张残破的桌子周围,在纸牌上(感情复杂地)他们冒险赌博着生命王国的命运。
巫师将自己隐遁。这对恋人遇到一颗幸运星,即使他们被逼得走投无路。是拥有王冠和死亡之王牌的魔鬼在游戏中产生了焦虑。在外面,这座塔还在倒塌。若无疯狂而固执的视野,任何文明都不会建成。
时间就要走向尽头。游戏者们互相以敌意相视。这是凡人们的斗争,因为在纸牌中(感情复杂地)他们赌博着生命王国的命运。
皇帝和死神又把所有的筹码都拿走。
不过依然有储备。自然称其为存放。月亮在打蜡。被吊死的人微笑着,总是无懈可击。试验仍在继续,将太阳系转化成一个无拘无束的宇宙。星座在游戏者头部附近降落。
诗歌从短袍的袖口里提取事件。所以全世界都明白。诗歌准备净化自己,这是复活的必要活动。


红树枝之歌(组诗选五)

所有的血都抵达安静的地方。
(那瓦特歌谣)

3

我要用岩石的声音跟你们说话,因为我们的声音是岩石沉入天空中的歌,如同湖水一般的声音。生命来自一块鲜活的石头。
命运之石或太阳之石,一个炽热的存在的稀有梦想是能够倾听和看到的石头的梦想。
我们是兄弟和唯一,我们和地球,固体消失在空气中,消失在行星之间的空虚中。
岩石是如何存在的?蛇发妖女美杜莎石化人类的一个眼神。第一个人王丢卡利翁把石头变成了男人。第一个人后皮拉扔的石头变成了女人。印加最高神维拉科查用石头创造了一个巨人种族。几百年来,雨一直下在这块巨石上,海洋开始升起。
我们的也是印在巨石山脉的传说,我们的是无处可逃的痛苦迷宫。
反对我们的仍然站立在独裁统治的冰冷城堡中,在那里,人类互相折磨——沮丧的石头地牢渗出了被判刑者的死亡痛苦,就像野兽的力量的镜子,认为可以控制整个宇宙。
我们也渴望石头再次成为白昼,巨石静止不动的谜团,硅树脂的幻象升起于火花的基石之上。
审视这一圈石头,在平原的战斗后显现。这块巨大的石头是用凝固的光做成的,它是我父亲的安息之所,右边那个不那么大的属于我的农民高曾祖父。这些巨石、卵石和岩石,中国的石头,是先辈们疲惫不堪的生命。
久远的痕迹,在无尽的沙土中幸存下来,那些拒绝加入的碎片。中世纪瘟疫的记忆驱散了我们。所有的欲望都撞碎在石墙上。爱情被一种有毒的道德观念所动摇。几个世纪的沉船事故之后,一个精疲力尽的游泳者像海神头上可怕的虱子一样,紧紧地抓住岩石。

4

刹那间海市蜃楼被惊呆。就像四个人一起在他的棺材里称重量一样,那人被下午最后一道光束击中。有一个梦想像地球一样压在我们身上,这个梦想是一个被自己征服、被自己的影子撕裂的物种。
在正午的阳光下把我们压垮的万有引力定律,正是这个被禁止的传说的正面,没有人想到它会被找回。但是其他的石头在这片天空下飘向一位米利都城隐士的声音。
当一个退潮的古大海变成海滩时,我会用一个短暂的水之声跟你说话——然后一个易变的元素在沙滩上干燥,变成肉体,变成纤维状变异生命的液体梦想。
我要说的是:这个永恒的粘土的宇宙,死亡和重生,拒绝化身液体或进入火炉,因为它不知道或无法抵挡一个无法辩驳的时间的冲刺。因为如果邪恶肆虐百年,任何人都很难忍受。
我的话是由空气、黑土和火焰组成的——他们是被大风磁化的沙粒,或是一块块不可分解的粘土,还没有冲进死亡的烤炉。我的话尖刻如同像连绵的峭壁,或者像尘封在记忆大地中的尘土。
但我也要用石头的声音对你们说,总有一日,天将大亮。未来写在古老的石头上。因为重生就是从石头回归到我们被照射的自然。

6

一首诗不是一场偶然的游戏,如同一颗长作弊的人的心把赌注押在一个毫无意义的赌注上。一首诗也不存在于灰狗比赛中。诗歌是灵魂的数字,是超人蜕变的痕迹。
几个世纪前,爱情被一首险恶的诗所束缚。在一首写实的诗中,工人阶级仍然在斗争;印第安人从南方动员起来。
人类和森林被同一把电锯砍倒,而世界上的年轻人却徒劳地等待春天的到来,春天会像红色的金子一样从里向外发芽。
注定要把我们解救出来的火,藏在为自由而斗争的想象中,藏在石头闪闪发光的心脏里,藏在神秘的植物里,藏在宗教裁判所禁锢的书籍里,藏在滋养人们的幼年期的歌曲和神话里,人们从地球的物质中爬出,定居在白热化的认知中。
这首诗解开了这个谜。哪条是急流,哪条是光明,哪条总是不断变化的真理,它总是否定我们,通过一种无法描述的变异来表达,它的路径只能通过睡眠来改变?
在诗歌中,在诗歌的批判性写作中,我们都直截了当地演绎了这段致命的历史。

58

我们青春无限,才两百万岁
如果不在生活中追寻真理,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这是几个世纪以来的工作,
但找到真相的道路日益艰难。
那么什么是真理?
诗歌是结束死亡和战争的微妙对话
因为在爱被遗忘的代价中,它是战争和死亡。

爱是所有星球的诗人
它的光芒温暖着神圣的人民
世界上所有的爱都存在,但是却无处生存。
我们封闭自己于爱之外,虽然我们属于爱,
爱的心脏需要被居住,
所有的虚空都包含它,
所有的虚空都容纳它。
紧紧地拥抱爱,让爱永垂不朽

你藏在哪里?什么都不会结束
只有你知道
写下的是哪只手,
抹去的是哪只手,
它写下什么和它抹掉什么

61

我们的诗将被太阳的第一次照射浸透
我们的话语将传遍大地的青春
我们的睡眠将洗刷最初的想象
我们为之浴血奋战的非同凡响而充满神奇的生命
对我们的飞行欲望来说还不是太快
我们的能量将最终永远使我们的身体运动
因为我们过去一直都是,未来永远都是这个物种的一个个体,困乏的“我”把我们分开
我们用能量之梦创造的词语写诗
像生命的波涛一样在我们身体内外进进出出
这只是提醒我们自己所处的年岁
因为我们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的
对世界的凝视永远不会把我们分开
“死亡永不会称王”

注:那瓦特关于人类创造的传说,遵循了一条非常古老的美索不达米亚版本,这甚至在《创世纪》里都找不到相关解释。在《1558年手稿》中,人类不是用粘土创造的,而是用一个神灵的鲜血创造的。男神艾(Ea)和女神宁悌( Ninti)合作,“准备了一个净化浴”。他命令“一个神灵把血滴进去”,“让宁悌把血肉和粘土混合”。男人和女人就是从这种混合中产生的。——曹谁注

曹谁  译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老师写的好,谷川写的太裸露。有些内容还是含蓄一些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来读,学习!诗歌形式独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接受命运馈赠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1-23 13:47:35
外在形式的松驰,反映出内心状态的笃定。意即完整的诗思体系,实为熟稔厂,稳定,深刻。首先是表现上的足够丰富而成功,再考虑我们的诗性元神在何种程度上招引塑身的方式。作者已然在形式的存在感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接受命运馈赠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1-23 13:54:14
存在感上不选择惯常的分行、堆码,内在语感节奏或意象造影,完全推动了精神的修复、配置、和气质的完成。大手笔,喜欢。拜读学习并赞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