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第三届博鳌国际诗歌奖授奖词

杰出成就奖  年度诗人奖  年度诗集奖  年度新锐奖



博鳌国际诗歌奖JPG400.jpg


杰出成就奖 Outstanding Achievement Award


费尔南多·伦德授奖词

  费尔南多·伦德的诗歌,根植于深深的人类文明的传统,运用各种文明元素,构造出一个全新的人类乐园。他的诗歌有着强烈的抒情与思辩色彩,反思战争与和平,黑暗与光明,神话与现实交织。他试图让自己的句子有根扎入泥土的坚定与结实,面对动荡的世界,他用诗歌盘点着现实与人性。他是生活灼热的歌者,面对生存的那片土地,他始终与正义和良知在一起,诗歌在他那里,有时就是活泼泼的“政治”——在句子与句子之间,是大海与大海的澎湃,有些句子甚至与生活零距离对接。
  他的诗中有人民对民主的维护,人民对人性的追求,人民对自由的探索。这跟他自己一生所主持的麦德林国际诗歌节,以及后来着力推动的世界诗歌运动,都一脉相承,所以他同时是一个诗歌实践家,希望人类在诗意中走向理想国。
  他的诗歌既气势宏大,主题严肃,也有细腻,浪漫,准确的艺术感知力。高,能高到天上去,低,能低到人心里。他在不倦的书写中,传承并光大了西班牙语诗歌的浪漫与神秘。(大卫执笔)


叶延滨授奖词

  用心把每一首诗锤炼出鳌里夺尊的力道,诗歌语言本身就具有了“核”能量。这种能量是经历和阅历的双倍加持,灵感只是一个爆点。所以,能在生活中爆发出裂帛之音的人,本身一定是强者。被苦难消化,又消化过苦难的人,才可能从历史走过的脚印里捡起被岁月和光阴打造到炉火纯青的诗句。叶延滨就进入了这种境界。他的诗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厚重,只有在生活中见识过扛鼎的肩膀,并踩死无数苦难和坎坷的诗人,才可能把民族肌肤上的青筋以及历史额头上的皱纹与洞穿历史的长城构成一体化想象。这不仅需要内在底力的厚积薄发,还需要想象力超乎寻常的发散和狂放。诗人正是以这样一种淋漓尽致的倾注,使自己的诗歌具有了洞穿时空的穿透力,达到了一种艺术表达的登峰造极。(车延高执笔)


年度诗人奖 Yearly Poet


伊琳娜·丘特诺娃授奖词

  伊琳娜·丘特诺娃是当代俄罗斯颇具个性的优秀诗人,她来自顿河畔的罗斯托夫,现居住于北京。她的写作自觉继承了俄罗斯的抒情传统,同时也接受了东方传统文化的滋养,这使她的文化视野与知识结构具备了跨语言、跨地域、跨种族的优势。她的诗歌具有出众的想象力,善于在叙述的语言中插入陌生化的意象,打破读者的惯性思维,在自然的书写中感受词语的神奇之美,在人性的烛照下点燃了个体的经验,从而引发了对人类命运的思考,并因此展现了诗歌独特的魅力。(汪剑钊执笔)


罗伯特·艾多授奖词

  罗伯特·艾多的诗歌擅长将不同时空的叙事置于同一时空,在《马楚卡·复活·孩子们》中,他将智利的三个时代缩影放置在现状中,在《二百周年/贵族和他们的肥马/权贵们埋葬他们的末日》中,他将中国唐朝白居易的诗作、智利现代巴列霍的阐释、《圣经》中的预言融汇在智利二百年建国庆典中。这种平行交叉的叙述,让我们看到古典如何变成现代,东方和西方如何交融,预言和现实如何对接,创造了一种迷人的意境。(曹谁执笔)


陈小曼授奖词

  陈小曼的诗歌从容深情,质朴内敛,她将心灵碰撞与精神守望完美地呈现出来,干净、真切、率性、鲜活。很好地传达出个体人生经验与内心感悟,并催生出诗歌内部的原初魔力。她来自基层,多年的诗歌创作和品学修炼成就了她对事物敏锐的感知与把控能力。她是用真情和良知书写的诗人,文本着力于美妙的诗意和善意,在心灵与事物的隐秘跳跃中彰显出独特的诗歌魅力。(三色堇执笔)


黄梵授奖词

  黄梵是一位一直沿着自己的诗学之路行走的诗人,这种特立独行和我行我素取决于他对自己写作的自信。他的诗看似理性与平静,实际上语言的背后,感性的暗流一刻不停地涌动,有时还会掀起一场诗情的风暴。黄梵的诗有与众不同的节奏感和语感,他的思考与沉默,他的眺望与凝视,他的思想与情愫既是生命本真的流露,又是想象力的直接产物。在形式与内涵的契合与统一中,诗人总是不懈地寻找和发现着诗歌的新元素。这种努力在拓宽诗学疆域的同时,也为诗歌的意味和不确定性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广而不荒,深而不涩。他的诗歌给我们带来了惊喜和阅读快感,对中国当代诗歌写作也给予了有益的启示。(田原执笔)


陆健授奖词

  在凶险的2020年,陆健写着平静的诗。这种凶险中的平静与清晰,构成了陆健升华后的诗歌表情。他把诗从模糊的意识树丛中像细棉纱一样清晰地抽取出来,缠绕在朴素的日常生活细节上。他用理性的梳子,把朦胧与暧昧的诗意梳理成一种清晰与透明。他使用最简单的汉字,把悲愤的情绪按压在不露声色的陈述之中。
  他说:“春天有时并不那么可靠……”。他说:“他擦去了自己的手……”。他说:“慢一点。拜托,母亲的呼吸变得急促……”。
  他用诗让我们死死地记住这一年,也记住这凶年之诗。(徐敬亚执笔)


王芳闻授奖词

  王芳闻以开阔、高远的视角和洞悉存在秘语的角力,以一颗温暖而博大的诗心,倾听着世界与历史的絮语,用文字抚摸那些卑微、渺小、质感、沧桑、久远的事物,同时她赋予这些文字细腻、敏锐的触角与思考的力量,这就令她的诗歌文本具有一种诗性的洞见与渗透灵魂的魅力,并获得一种难能可贵的人文精神的光泽。(南鸥执笔)


衣米一授奖词

  衣米一的诗歌是当下具有独立精神气质的文本,她仿佛在黑夜中寻找一种光芒,可以照亮生存空间的不死之光。她试图以诗歌的药效去救治尘世即将消逝的什么,对黑暗从不妥协。她保持清醒,不被物化,也不被神化,内心有着充盈的力量。她诗歌中呈现的当代性不可替代,弥足珍贵。(雁西执笔)


年度诗集奖 Yearly Poetry Anthology


亚当·扎加耶夫斯基《永恒的敌人》授奖词

  扎加耶夫斯基立足于伟大的波兰诗歌传统,以其深邃而悲悯的沉思,幽默而机敏的抒情,将一个屡遭损毁又不乏温情的世界呈现在世人面前。他敢于直面矛盾,并且总是保持受苦的警觉,保持对人类命运悲剧性的洞察。他的诗揉合了明亮的政治意识和移情的艺术关怀,以其诚实而充满思辨的才华从中捕捉希望和欢乐。正如诗人自述,他的诗歌一方面尝试牢记苦难沉重的历史,同时更要自我激励,以恢复童真,愉悦地开始新的生活。《永恒的敌人》这本诗集是关乎记忆的,是关乎人类的恶与苦难的,是关乎黑暗关乎存在的。“记忆”是永恒的,是后人不能也不该遗忘的,这些记忆中有诗人独一无二的卓越思考和发现,在带领读者穿行于悬而不明的处境的同时,也带给他们慰藉和新的希望。(倮倮执笔)


艾子《诗意与诗人的不确定关系》授奖词

  艾子驾驭情怀与意象的双桅船,从南海凌波而来。雪的寒光、骚的韵致、命运打翻的蜜与涩,在感性与知性的调和板,拿捏着得体的分寸感。穿越欲望的根,铜镜中的银狐,在普泛的审美接受标杆上,镌下了成熟的刻度。(陈仲义执笔)


劳拉·贝罗蒂《超越所有的事与所有的人》授奖词

  我们知道欧洲文艺复兴运动,从意大利伟大诗人彼特拉克的《歌集》开始,这部伟大的抒情诗集中的366首诗歌都是写给劳拉的。现在我们读到劳拉的诗,从她的诗歌《回眸一瞥》,我们可以看到她从2020年遥望1327年亚维农的彼特拉克,那是彼特拉克和劳拉相遇的时间地点,她的诗歌接续上了辉煌的意大利抒情传统。在这样的诗歌语境中,劳拉·贝罗蒂在诗集《超越所有的事与所有的人》中,书写那些人物和事情的超越性,这些人物有西方的玛利亚、罗马诺,有东方的柔石、冯铿,她在这些现实中发现了他们超越常人的光辉,他们的这些品格是属于超越的人性,他们共同构筑了一个彼岸的理想王国。她的诗歌,糅合了现代和文艺复兴时代,从西方看向遥远的东方,打通了诗人和写作对象。劳拉的诗歌用语简洁,情感细腻,韵味无穷,我们可以看到意大利伟大的抒情传统在现代的形态,可以看到从罗马的西方文化到中国的东方文化贯通的努力。(曹谁执笔)


树才《节奏练习》授奖词

  树才的诗集《节奏练习》尽管所收诗歌数量不多,但它的涵盖面非常广泛,既有像“日子”、“死亡”这样极其抽象而宏大的命题,也有像“刀削面”、“犀牛”那样极其具象而微观的题材,处处彰显了树才“以诗摄世”的雄心。而且,在面对大题材时,他不忘以“小”为切口进入;反之,在处理小题材时,他又不忘以“大”为宏旨抒写,小大由之,巧妙拿捏。树才偏好以提问的方式穿巡于大小之间。这既问出了提问者——作为抒情主体的树才自身的现实处境和时代语境,也凸显了作为大地栖居者的当代诗人树才的精神向度和生存哲思。最终,在畅达诗歌节奏的统摄下,树才的诗做到了“诗”与“思”的化合无间。(杨四平执笔)


马累《内部的雪:马累诗集》授奖词

  马累的写作和他的诗集《内部的雪:马累诗集》,语调沉谧而舒缓,语词细密而节制,仿佛一条向内流淌的河流和一片片隐忍不化的雪,有着波德莱尔式的“足够光亮与微妙昏暗”,闪耀着一种弥足珍贵的银质光芒。其精确朴素的语言,不事雕琢的句式,自然呈现的意象,完善自足的语感,构成了这部诗集独特的诗学特征,发出了这个时代少有的躬身自省和屈原式吟哦的文学声音。和他已完成近两千首的《黄河记》一样,在这部诗集中,你可以发现他一个题目的若干次反复书写,但其反复绝不是机械重复,而是不断探寻、叩问,不断悔悟、自省,就像一个使命,一种救赎,像西西弗斯终生推着的巨石一样。如是便使他的写作和这部诗集显现出了一种令人叹惋又令人敬畏的圣徒气质。这种自觉的省察精神和崇高意识无疑对于当代诗歌的伦理回归和信仰重建具有重要意义。(王桂林执笔)


曹波《你是猫》授奖词

  一步步向我们走来的青年诗人曹波,有他自己对于诗歌的理解方式、写作路数和生命追求。走在路上的他,既带上黑猫和白猫出发,也怀揣着诗经,带上李白带上酒神上路。在诗集《你是猫》中,曹波善于用平静的语气和简短的句式去构建诗歌的视域场景,抑或以轻巧而灵活的发声方式,与自己所知晓和熟悉的事物进行心灵对话,如同用歌唱者的声音和心脏,通过“另一双眼”去呈现不同的精神镜像,并在自由飞翔中投射自己的情感,甚至透过对日常事物的触摸与体悟,在字里行间展开对社会、历史和文化的潜在省思。当然,作为一位尚且年轻的诗人,曹波需要走的路还很漫长,不论是有意识的探索还是无意识的演绎,他的诗歌努力和未来写作都值得我们期待。(庄伟杰执笔)


年度新锐奖 Yearly New Prominent


乔纳斯·林内班克授奖词

  乔纳斯·林内班克的诗歌,属于趋近本质的创作,从人的存在、日常、精神信仰的理解来达到生命的本质。他尝试诗歌的表现方式,让每一首诗都有一种自己的独特形式,甚至以诗歌的外在形式来表现诗意,达到形式成为一种诗意的内容。他的《我们的》是祈祷的内容,诗行呈现出面对十字架祈祷的虔诚形象;他的《锡安山》描述锡安山在复杂的现实中的不可动摇的信仰与生命本质,诗行表达出对锡安山圣殿的庄严致敬;他的长诗《时间数字中的个人史诗》,以祖孙三代的出生日期来书写三代人的生存现实,通过个人经历来书写时代精神。乔纳斯·林内班克将诗歌的各种元素综合起来,探索一种语言表达的典范。(曹谁执笔)


余退授奖词

  余退的诗,语言精准扎实,擅长隐喻,意象综合能力强大,叙述平稳而蕴意内藏。余退的诗歌书写,沉郁内敛,拒绝浮躁与空幻,塑造了一种情与思合一的诗风。余退的诗歌追求,既诚意表达真实自我,又积极干预现实,有完整的价值系谱,在青年一代诗人中,属于智性写作的优秀代表。(刘川执笔)


阿卜杜勒·卡迪尔·科兹达授奖词

  阿卜杜勒·卡迪尔·科兹达是阿尔及利亚当代著名青年诗人、作家和翻译家之一。优秀的诗人总是着力于经营自己的艺术风格,并向世界充分展示自己的艺术风格。在多年的文学创作生涯中,阿卜杜勒·卡迪尔·科兹达在阿拉伯古典与现代诗歌之间来回腾挪,以一颗高洁、悲悯而又勇于担当的诗心,写下了大量自然而不失厚重、朴拙而不失深刻的优秀诗篇。诗人赞美乡土、田园、大自然,歌唱友情与爱情,呼唤世界和平,在山川草木的荣枯和时间的流逝中,呈现生命的疼痛与亮丽。同时,深入时代,直面人生,对当下人类生存境况的日趋恶化、无望,以诗的形式,表达了诗人内心的愤懑、呐喊与抗议,从而为读者勾勒出一幅绚丽的“世界拼图”。(张智执笔)


唐曦兰授奖词

  俄罗斯籍女诗人唐曦兰以俄罗斯和中国两大文明地作为创作原乡,以非母语写作方式和对异域文化的深度认同,将俄语诗歌中的精神气象,转换成和当下汉语诗歌现场相协调的书写趣味。她笔下对未来、爱情、乡愁、漂泊、发现的真挚抵达使远在异国他乡的游历者站在陌生、孤独、庸常生活的对立面。她的诗歌干净、自然、唯美、朴素,沉静与波澜并存,流露出女性特有的平和与温度,具有别样的文本魅力。(大枪执笔)


明柍授奖词

  明柍的诗具有通透而参差的属性,质地爽滑,不粘不滞。她与大海、郁金香、月光相爱的姿态,是眷途中的亲密共生,也是感物表情所叠加递进的造境。她的笔似乎天然地设置了拧紧和绵延的调试阀门,在锐进的技艺探寻中,从不抛弃摄取到的每一滴颤音。明柍的诗,以境遇佐证履痕,以闭合推进生发,表里澄澈,平衡而自洽。(安海茵执笔)


山月授奖词

  山月的诗直白、简短,往往抓住一个事物,独辟蹊径,单刀直入。于诗意的拿捏中,常能把握稍纵即逝的灵悟瞬间。在90后诗人中,山月是悟出如何从直白中抓取诗意的能手之一,他既不因诗意而放弃直白、刻意修饰,也不因直白而不假思索、疏于锤炼。在容易视而不见的诸多日常事物中,他已然找到一条诗意进入的个人路径,凸显出他对日常事物的重新发现能力。(韩庆成执笔)


唐旧授奖词

  唐旧的诗,乍看像一位历尽沧桑的诗人所作,没想到他竟是一位九零后诗人。他写历史,写家国,写人间疾苦,古今中外,涉猎很广。他对事物的观察细致入微,描绘丝丝入扣。他的语言的冲击力与感染力,如钟声,又若梵音,不知不觉中给读者带来一种振奋的力量与隐约的召唤。(牧野执笔)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据说不是“压轴”,是“压台”。
朦胧之美,美在朦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诗人正是以这样一种淋漓尽致的倾注,使自己的诗歌具有了洞穿时空的穿透力,达到了一种艺术表达的登峰造极。
我是一支在风中飘摇的短笛,只在东风破西风落时响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乐2O2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