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沙叶 版主   /  2022-11-17 22:10  /   100 浏览 版权:保留作者信息

十二月印象(组诗)

沙叶


十二月的一些歌,在冷风中跑调
一只鸟打个喷嚏,树叶从树上四散逃掉
树枝们熟视无睹,只是一根根数着
掉下的头发

午休时分,一只猫在雪地上摸爬滚打
绕走梅花桩,看上去有点少林味道
谁家的狗,就那么远远看着,一声不吭

世界,对于北国,辽阔到让你无地自容
怦然心动,幸福像个堆雪的孩子
咯咯笑着,洋溢着一脸童话

十二月最后带点倦容,乘黄昏咳嗽
扯上一只慵懒的日头,一瘸一拐沿着
西边山头走下



十二月末的街巷


夜的脸色苍白,凝重。街灯像贼娃子的眼睛
盯得失意人们的口袋,颤颤发抖

一位系着领带的蓬头,松着腰带,抱着
一根电线杆叫娘:“我找不到回家的路”

雪花急匆匆赶在路上,像江湖的游子
酒后吐出跌打损伤的药丸。
准备垃圾桶过冬的狗狗,着实吓了一跳
慌忙举手:“我错了”

风从十二月末的街巷穿过,楼房和院子眼神期待
点燃乡音的鞭炮浑然不知自己的去向。
家的味道刻进骨子,直到娘唤一声乳名
落叶归根。

雪花们刚好抵达。瞬间,世界白茫茫一片
大地真干净



十二月札记


风吹口哨,沿土黄的丘陵一路小跑
那燃烧的火球,有点暴躁,沿途丢下
带光的箭头。

云层的不幸像袜子看见射穿的破洞:
箭簇几只已抵达雪人残破的心
透明的血液,流了大地一身
       
那肥硕的黄昏,唤晚霞祭奠眼睛
祷文中翻遍伤寒的病根

我捡片树叶喊:“十二月!”
它应声“哎”就被收进口袋
一只书签成功藏进书页

书屋一角,竖琴站着。弦的二十一根长牙
正咯咯发出颤音。黑夜寂静任鼻息淹没

白色的窗台,走过精灵数不清的脚印
它们一定错过了什么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音实难知,知实难求。歌谣纹理,与世推移。

网友点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