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韩眉平 论坛元老   /  2021-11-28 23:27  /   38 浏览 版权:保留作者信息

寒风吹冷月
山西韩眉平

吹什么样的风,月并不在乎
只要是赞誉
来自哪个方向都可以
生长或者死亡
在同一时刻发生

大地可以高高在上
冷眼白狗苍云
光或者暗,都传递冷
从心上从容而过

就在刚刚我以正义之名
杀死一只鸟
满足欲望,不说忧伤
让灵魂接受再一次封赏

无人知道
除了追逐阳光,除了仰望星空
我一直都在低头行走
无暇审视这世界的变化
或者只在故乡的方向画一行脚印




享受孤独


风跃过树林,带着奔马的喘息
枯荷、残雪、滹沱河
我缺乏足够的勇气
追随一双绿头鸭在冰水里游弋

一只黑鸦脱离了鸦群
就在对岸的杨树上看我
许或,我们都在腹诽
谁更加异类

岁月如这掠过荒芜的寒风一般
野蛮,永恒
打磨刻骨的记忆
越来越淡,闪着光
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时差20秒,可以让我先爱上你
也最先学会放手
就像这夜空中最闪亮的星辰
我越来越看不清

只留一弯月
刚好牵挂思念
mmexport1637793911407.jpg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韩眉平 来自手机 论坛元老 2021-11-29 22:31:59
问好诗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互动,参与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