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王德强 论坛元老   /  2021-10-18 10:30  /   239 浏览 版权:保留作者信息

王德强 诗歌12首



黄昏辞

凉风掠过玉米地
望着落入西山的日头
父亲伸了伸弯下的腰
抬起衣袖擦了一把汗水
跺了跺满脚泥土自语道——
就是有天大的事
也等明日再说吧

后山梁的小路上
父亲晚归的身影
渐渐隐入暮色
只有不时几声咳嗽
越来越近


老橡树

一棵老橡树
与老村庄一起老迈
树上稀稀落落的叶子
在秋风里已凋零殆尽
留下光秃的枯枝

黄昏里的老村庄
陷入一片暮晚的朦胧
唯有深褐色醒目的枝丫
仿佛无数双老人的手爪
一律伸向暗淡的空中
一种宗教般的肃穆
像替凋敝的村落
祈祷着什么……


哭在梦中

常在梦中哭泣
哭已死去的亲人
哭活着的不幸的人
哭难分难舍的别离
哭久别后的重逢
哭别人
也哭自己
……

人生有许多泪水
却没有哭的地方
只能依梦而泣


抵达

有一种抵达
不是抵达后的欣喜
而是抵达前的心切

有一种抵达
没有抵达的结果
只有抵达的过程

有一种抵达没有彼此
分不清你抵达我
还是我抵达你

有一种抵达是注目
远远地望见就够了
如仰望星月



秋风吹

吹高了天空
吹低了草木
吹皱一池池秋水
吹落一片片树叶

秋风吹又吹
把燕子从北方吹到南方
把挂牵从异乡吹到故乡
把对已故亲人的思念
从人间吹到墓园


删减的号码

翻检手机号码录
有的号码已成空号
有的号码已无法拨通
有的号码变换了主人
有的号码已不再联系
有的号码主人已不在世
……

删减中暮然想到
有一天自己的手机号码
也会一样被别人删除
每个人最终都不过是
一个被删减的号码


小城秘密

小城太小
小得裹不住秘密
东关的事眨眼就到了西关
后街的事转身就到了前街
官方的事瞬间就流入民间
小巷里事很快传遍大街

小城太小
小得如一张纸
包不住太多秘密
小城人许多秘密
只能藏在心间


悟道

我一直不明白
但凡寺庙都居深山险要
难道神仙都不喜欢平坦
偏选择边避险峻之地

去道家圣地塔云山
山路曲折逼仄崎岖陡峭
头上云雾袅绕,脚踩绝壁悬崖
心无旁骛小心翼翼走过每一步
当登临塔云山顶极目远眺
天地空茫,人已超然物外

我似乎顿然领悟
神仙之所以多身居险要之处
想必让人不惧前路坎坷艰险
抛却尘世所有物欲杂念
只留下一心的虔诚


十字路口的疯人

在小城东关十字路口
多次见到一年轻的男子
蓝衣帽黄挎包
不停比划着交警手势
间或行一个军礼

听人说过
当年男子考上中专
却被人私下舞弊顶替了
后来知道他就疯了

我无法打探事情真伪
也不知有关方面
对这个常常处在十字路口
处在危险中的疯人
是否做过查证

在小城不少人心中
至今还在纠结


老张钓鱼

老张常去旬河钓鱼
卖钱贴补家用

有一次钓起一个三斤多重的乌龟
正值王八成为餐桌佳肴时
拿到餐馆卖了上百元

老张期望再碰上好运
却连连败兴而归

寻思了好多天
老张办起一个了养鳖场
后来还盖起了三层楼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牧羊人和他的羊群

牧羊人死了
自己喝下农药死的
一个可怜的光棍儿

他的羊群散失了
我不忍心问一问乡亲
这群羊的去向

牧羊人生前一声口哨
羊群就靠拢他咩咩叫
像他的一群孩儿

想起那群羊
比牧羊人还可怜
我就想流泪


父亲那些铁哥儿们

锄头,铁锨,镰刀…
这些遗留的铁器农具
与父亲打了一辈子交道
真正的铁哥儿们

曾经情同手足
老父一别丢下它们
从此冷落在老屋角落
满面灰尘有的已生锈
如同父亲凄凉的暮境
在煎熬中苦度时日

每在老屋看见一次
就多一层感伤


【作者简介】王德强,男,汉族,大专文化,陕西镇安县人,系陕西作协会员,商洛市作协理事,商洛诗歌学会副会长,镇安县文联副主席。有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散见《陕西日报》《三秦晚报》《商洛日报》、泰国《中华日报》《台湾好报》副刊及《绿风》《都市》《山东诗人》《笔友》《陕西文学界》《当代汉诗》《辽宁诗界》《诗中国》《长江诗歌》《陕西诗歌》等。诗歌作品入选《新世纪诗选》《中国诗歌选》《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岭南诗歌年选》《2000年陕西诗歌年选》等多部选本。出版有诗集《一树叶子》、《一首诗的世界》及散文集《我是一颗庄稼》等。


通信地址: 陕西省镇安县城南新街天坤都市快递驿站  (王德强 收)
邮政编码: 711500
电    话: 13154065399
电子邮箱: wdq1962@163.com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