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揭晓


2.jpg

  由世界诗歌网、《世界诗歌》杂志社、广东超人节能厨卫电器有限公司举办的“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日前揭晓,冬天的雪《厨房辞》以9.5分荣获金奖,钟灵《厨房哲学》以9分、黎落《厨房记》以7.5分荣获银奖,言若兮《神山下的厨房》以6.5分、林木《剥洋葱》以6分、张佑尔《入厨记》以5.5分荣获铜奖,沙漠《旧厨房》、曹正峰《厨房于母亲是递减数》、薛培新《适合在厨房谈论的话题》、东方风《灶台》、赵公林《炊烟》、曹剑风《杀鱼记》、断流枫《厨房印象》、顾胜利《入厨记,或存在者本相》、沙海驼《厨房》、翩然燕归来《灶台与人生》荣获优胜奖,忠民《我不能过多的提及厨房》、涛声《抹布》、只蝶痴梦《厨房》、方世开《旧厨房》、疾风骤雨《厨房》、尘凡无忧《烹饪之歌》、浅意《保持对一把刀的敬畏》、鹏举《早餐店厨房屋顶的鸟鸣》、陇上雪《厨房里的土豆》、曹珍珍《厨房本纪》、夏水《入厨记》、荣润生《厨房》、南岛《厨事》、澧有兰《砧板上的一把刀》、胡有琪《厨房》、三月桃花雪《微雕》、邳州娄可彤《厨房》、章建平《柴灶》、许蓝翔《用人间烟火,化解光阴的迷局》、西玉《厨与房的道场和辽阔》、诗者沉默沉默《厨房》荣获优秀奖(张佑尔、翩然燕归来初评排名高于终评同分选手,递进到上一奖别)。
  “超人杯”世界华语诗歌大赛面向世界各地华语诗人征稿,旨在推动世界华语诗歌创作,发现、奖掖华语诗歌新人。大赛于2021年4月1日启动,至7月31日征稿截止。2021年5月2日、6月2日、7月2日、8月2日分四次汇总参赛作品,由初审评委会投票评出108首作品进入终评。2021年8月12日至25日,经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终审评委会五位评委投票,投票结果在世界诗歌网两次公示,依据网友监督和比赛规则取消了违规作品的比赛成绩,最终产生以上获奖结果。大赛征稿、评审均在世界诗歌网公开进行,保证了大赛的透明度和公正性。
  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评出金奖一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三千元和价值5399元的超人牌AT11烟机1台;银奖二名,各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二千元和价值3626元的超人牌AT09烟机1台;铜奖三名,各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一千元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AT13烟机1台。请六位获奖作者于2021年9月15日前将获奖作品名、身份证号码、真实姓名、银行卡号和开户行名称发至邮箱hqchf@sina.com或微信hqc0551,奖金扣除个人所得税后转账支付给作者。优胜奖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40升EA01电热水器1台;优秀奖二十一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999元的超人牌808-B602燃气灶具1台。
  请所有获奖作者于2021年9月25日前将获奖作品名、详细地址、真实姓名、手机号码发至邮箱hqchf@sina.com(逾期视为放弃奖品和证书)。奖品由广东超人节能厨卫电器有限公司直接邮寄,获奖证书由主办单位加盖公章后邮寄。

世界诗歌网
《世界诗歌》杂志社
广东超人节能厨卫电器有限公司
2021年9月5日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初审评委会:

(按投票先后排序)

荆 江(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北频道副主编)
雷 文(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方先锋(诗人,世界诗歌网天津频道副主编)
黄庆绸(诗人,世界诗歌网山西频道副主编)
风轻舞水低唱(诗人,世界诗歌网宁夏频道副主编)
翟永立(诗人,世界诗歌网河南频道主编)
王景云(诗人,世界诗歌网重庆频道副主编)
崔华云(诗人,世界诗歌网黑龙江频道副主编)
张耀月(诗人,世界诗歌网安徽频道副主编)
凌小妃(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南频道主编)
云小九(诗人,世界诗歌网北京频道副主编)
二维马(诗人,世界诗歌网青海频道副主编)
萦 之(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冷 燃(诗人,世界诗歌网贵州频道副主编)
老石城(诗人,世界诗歌网上海频道副主编)
郑智得(诗人,世界诗歌网福建频道副主编)
陈一默(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康文静(诗人,世界诗歌网河北频道副主编)
也 牛(诗人,世界诗歌网四川频道副主编)
老家梦泉(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温雄珍(诗人,世界诗歌网广西频道副主编)
燕子飞(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北频道主编)
高 伟(诗人,世界诗歌网山东频道主编)
巩本勇(诗人,世界诗歌网山东频道副主编)
金陵倦客(诗人,世界诗歌网江苏频道主编)
相宝昌(诗人,世界诗歌网国际诗赛频道副主编)
孟 萌(诗人,世界诗歌网山东频道副主编)
党水北(诗人,世界诗歌网陕西频道主编)
周晓雯(诗人,世界诗歌网贵州频道副主编)
空灵部落(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水 柔(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南频道副主编)
梁氏诗行(诗人,世界诗歌网广西频道副主编)
关门雨(诗人,世界诗歌网内蒙古频道主编)
王辉俊(诗人,世界诗歌网海南频道副主编)
古 剑(诗人,世界诗歌网黑龙江频道副主编)
以 琳(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刘成渝(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顾正龙(诗人,世界诗歌网宁夏频道主编)
李 玥(诗人,世界诗歌网甘肃频道主编)
寒 冰(诗人,世界诗歌网新疆频道副主编)
孙连克(诗人,世界诗歌网国际诗赛频道副主编)
大河原(诗人,世界诗歌网国内频道副总监)
刘亚武(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余 伟(诗人,世界诗歌网江苏频道副主编)
拾 荒(诗人,世界诗歌网诗歌频道副主编)
只蝶痴梦(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冬 雁(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丁少国(诗人,世界诗歌网上海频道副主编)
康 城(诗人,世界诗歌网福建频道主编)
杨祥军(诗人,世界诗歌网国际诗赛频道副主编)
严雅译(诗人,国内频道部总监助理)
陈波来(诗人,世界诗歌网海南频道主编)
杨 派(诗人,世界诗歌网广东频道副主编)
特 爹(诗人,世界诗歌网重庆频道主编)
蓦 景(诗人,世界诗歌网贵州频道主编)
冷 瞳(诗人,世界诗歌网安徽频道副主编)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终审评委:

车延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世界诗歌网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艾 子(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世界诗歌网编辑委员会主任)
倮 倮(中国作协会员、广东超人节能厨卫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
禺 农(《世界诗歌》杂志社社长)
韩庆成(世界诗歌网总编辑)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获奖作品:



金奖(1名):


厨房辞

冬天的雪

别再相信水火不容的瞎话

走进厨房,你就能看见
水与火一直相濡以沫

文火慢炖,大火爆炒
欢乐与痛苦,厨房里那锅安静的水
早已顺从了四季的安排

是风打开了你的家门
是风给了你翅膀,像野火

而风中,最后一片树叶落下的雨滴
就是你的救火车
——救你,也灭你

多希望,离开了厨房
你和她的爱情
还在冰箱里——保鲜

多希望,你能看见
那对斑鸠,每年春天都在你家厨房的窗台上
搭伙,过日子


银奖(2名)


厨房哲学

钟灵


控制局面的并不是刀子
在厨房,菜刀、砧板
砧板上的茄子、排骨与豆腐
都只听命于水火

也许是耳提面命的缘故
流水学会了克制
它抱紧自己过客的身份
只交出时间的本色与事物的真相
而绝不留下痕迹
或旁逸斜出、殃及池鱼

一台好火,也有说不完的好品质
在不断的开关中
它调和了冷与热、硬与软的冲突
被火苗舔过的锅子是快乐的
强扭的瓜,也在蒸腾的水汽中放下执念
而烟机见机行事
抽走了生活中的苦痛失意与鸡毛蒜皮

这里是她的江山
更多时候,是他们的
多像一个家的心脏啊
它一动,世界就会
再次醒来


厨房记

黎落


只有女人,把自己当成食材放进铁锅
慢慢熬
只有她们配得上火焰

在厨房。女人和植物交换秘密的部分
向流水谈及身体的清白
她们盘算小麦成色。面包或牛奶
含糖量。她们擦亮刀具
吐出蛋白粉或芥末
必要时,也吐出砧板或猎户

只有女人有权向人间索要这一平米的国家
忧伤。花瓣或战争
只有女人:铮亮的。纠缠的爱或者被爱

随意步入一间厨房
你都能轻易洞察我们的一生


铜奖(3名)


神山下的厨房

言若兮


我们在须弥山下燃起篝火
用玛旁雍措的湖水煮一朵白云
隔着一辆疲惫的旅行车
塔钦村里的犬吠声被神谕召回

日光为远处的神山镀上金色
妻子开始用一把青菜搅动锅底
就像搅动一条由烟火出发
伸向神山的袅袅小路
这幕天席地的厨房
是仁波切赐予朝觐者的恩典

洗心人来自遥远的尘世。而水中
慈祥的白云,来自冈仁波齐
这经卷与枷锁的中心


剥洋葱

林木


就像通过剔除,剖析展现真实的自己
一整天,辛辣气味会附着在手上

一层一层剥去,如剥去记忆的外皮
露出青春一瓣,透亮饱满
内里更嫩,像童年,形态和表象差别不大
没有核心,没有秘密

剥开身世,只有充满刺眼的味道——
一生的酸甜苦辣
不想哭,泪水止不住往下流


入厨记

张佑尔

中年后我已能熟练
用刀。土豆丝
切得再细,也绝对伤不到手指
已不必品尝
就能分清酒与醋,盐和糖
已清楚何时该加油
或调料,不再手忙脚乱
已懂得如何控制炉火
得到想要的沸腾或平静
中年后我掌握了
够多的魔法,能轻易
把最简单食材,变成最可口菜品
那些刺激性烟雾,也惯于及时
排放,为此我已多年不曾两眼通红
而昨晚辣椒炒蛋时
突然想起,那个常为我做此菜的人
已经离去很久
我承认接下来是故意的:
故意没开门窗,没开油烟机
故意不再屏息强忍
故意把自己呛得,泪流满面


优胜奖(10名)


旧厨房

沙漠


旧厨房,已经安静下来
像在纷繁的人间
为你准备好了
回到时光深处的途径

向你叙述
属于它的每一天:它的响动早于太阳
在母亲利索的操持中
奏乐一般,快乐着单色的日子

时光掏走了太多的东西
母亲的黑发也白了
缓慢下来的厨房,像一架电量不足的唱机
流出拖沓的变调的背景乐

我的抒情
常常因哽咽而
结巴


厨房于母亲是递减数

曹正峰


从现在开始,我要数数
母亲从堂屋到厨房的次数
从洗菜池到厨房的次数

要数数母亲用两只脚
走出的锅碗瓢盆变奏曲
出现几次不稳定的合声

我要数数,我要数数
母亲的腰弯成弓时那最后一节椎骨响了几次

厨房于母亲是愈来愈清晰的递减数
尘世真正的模样为零时
我的色香味失去了色香味


适合在厨房谈论的话题

薛培新

和牛顿谈谈“苹果不一定落在苹果树附近”
果盘里,我依旧可以闻到苹果花的淡淡香气
和庄子谈谈鱼的快乐,当它静卧于水池
吐出灵魂气泡。上升,再上升,直至长出鸟翅

和解牛的庖丁谈谈一首诗的骨架与解析
砉然有声,合拍失传的古乐
和写诗的随园主人谈谈食单上躺着的人间烟火味
几句骈文,足令口齿生津
或者,和诗人做一次厨房访谈录
如何让杂陈的五味押韵,为油垢的日子添上词牌

别问我为什么浪费那么多时间
和女孩谈一场厨房间的爱情
我们一起喝暖胃的小米粥,一起浅酌日历上的短句
最后,我将从她发间择去几根白发
像择去几片曾抱紧过菜心的叶子
而我,将依然挽住她腰肢,像捧着一株水灵灵的芹菜

请允许我从容地品尝
请允许我暂且逃离宿命的刀俎
做一回围裙,隔着已熄火的炉灶,暖暖地心跳
做一次不生锈的木汤勺,从翻滚的俗念里
舀出透明的不带任何隐喻的字词


灶台

东方风


生烟火的地方
干柴湿柴都能在这里烧得哔啪作响
将冰冷的灶台烘热
灶台一热,日子就有了温度

调剂味道的地方
苦能调甜,淡能调咸,或调酸辣香
寡淡的生活
多了酸甜苦辣便有了滋味

温暖童年的地方
孩时喜欢围着灶台转,特别是寒冬
每每回忆时
沧桑的心立即又热乎乎的

升起乡愁的地方
不敢把炊烟比作乡愁,因为我害怕
如今的灶台不生炊烟
孩子们会否忘却乡愁的模样


炊烟

赵公林


母亲一个人在乡下生活
一个人做一个人的饭菜
母亲不拒绝电气化
母亲更喜欢葫芦瓢
喜欢柴草和烧火棍
烧出的红薯
大于人间的味道
每年,母亲都要让小院
把秋天储得满满的
每次回家,还在村头
我就看见那缕炊烟
升出烟囱,爬上
传统的房顶
高于树梢和那一声声鸟鸣

时常,炊烟沿着归来的路
以眺望的方式
高过山冈


杀鱼记

曹剑风

6月5日黄昏
残阳如血
我正哼着歌
在厨房
杀鱼
电视里忽然播放
安庆持刀伤人事件
来不及放下
血淋淋的刀
我赶紧跑到电视前
看着人民路上
受伤的人民
我偷偷把刀
藏到身后
可是血腥味
依然在空气里弥漫
仿佛人间
是大一点的厨房
天渐渐黑了
被刮去鳞的鱼
还在砧板上挣扎
黑暗中
我举着刀
迟迟不敢落下


厨房印象

断流枫


冬天,越冷的时候
越要早起,抢在母亲之前
一头扎进稻草堆里,开始生火煮粥

灶膛里散发出红薯的香味
噼哩啪啦燃烧的柴火把脸蛋烤得通红
驱赶去冬天的寒气

那时候没有油烟机
被烟呛流的泪是快乐的泪
小小的厨房,拉近了一家人温暖的话题

那时候,炊烟是母亲放出信号
如今再回故乡
远远看去,炊烟更像是一束凌乱的白发


入厨记,或存在者本相

顾胜利

食与光影都在参与。卷动之声已经交出亲近
五味,如短兵取器
用攻守的弧,织下
四野苍茫
新月柔软

灶是老灶。一小段被喊出的火
打开了细密的褶皱
急速,呈现,
并把风暴从日月场分离

腹空而变。
悬疑之象,给我细节、疼痛
那些旧渍里曾有一盏深水
盈出我的白云,川与峰。
莫须无,也,莫须轻
碰触有术,咸甜苦辣厚于桌案,

画与雁鸣饱满于视角和厅堂

菜蔬有一点点孤高:我正好取之激荡
取其年华当中微妙的严肃
无瑕与回归

烹煮在继续,像君王对遥远
世界的不断复原
不断的揣摩

饕餮碾过,我终于长成浪花的样子:
分枝
或者被赞美

刀勺与革命,是为生活寻觅而来的豆丁光芒
——我听从,这
约定,这津津
之宠。甚至于,这一衣承袭
祖氏的涌动


厨房

沙海驼

滋养大欲、机锋必争之地
多旁击侧敲,教化与寓言的道场
有人烹一小鲜,名曰江山
有人解牛,有人怀礼,不正不食
有人抱仁,告诫君子当远之
有人争权,逼七步熬制一锅豆汤
更有火攻与水淹的精彩,刀俎与鱼肉的反转
此时,却被女人腰间的一块碎花围裙
通通拦截在外
纤纤玉指有了五指山的说服力
她收缴兵器、疏导水火、驯化钢铁
演绎野兽与草木和谐相处之道
她深谙女娲抟土的手艺,成群的牛羊从掌心依次走出
万物得以缝补、安抚
她开始熬制骨汤
信赖水,因此愿意交付一切
沸点可待,血污浮沫的最上一层写满了
太多汹涌且宏大的虚词
她微笑
只轻轻撇去,一再告诫她的孩子:
生于泥土的,终将归于泥土


灶台与人生

翩然燕归来


没有风的时候,母亲就坐在厨房外
一张小板凳上缠毛线
她看着自己的世界。三五只鸡
一口靠近大槐树的旧井
有时她站起来,喂鸡,提水
但更多时候
她就是安静地坐着

母亲的一生,差不多就守着她的灶台
从少女的憧憬中一路
跌跌撞撞,到了古稀之年
她从不打扮自己
只有我偶尔给她梳头
她就给我讲她爱过的山和苍耳
太阳照着我们的脸
有种说不出的孤独感

母亲的灶台,从我很小的时候
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仿佛它再也不会变得陈旧了。它所有的感知
只有钟摆的声音
能够与它契合,发出细微的噼啪声
那是锅底的柴火在烧,在感受着,长岭镇的力量
母亲去那里卖鸡蛋
回来的时候总会给我捎几块糖,橘子味的
似乎比生活更甜一些


优秀奖(21名)


我不能过多的提及厨房

忠民

一个人的漂泊,不愿过多的提及厨房
走南闯北的背包平方太小,只放得下
一个电饭煲、一双碗筷、一个水杯。一把勺
放不下橱柜、灶具、抽油烟机、冰箱
何况,微波炉、电磁炉、消毒柜、烤箱
是老乡与老乡闲聊时提神解闷的奢望

一个人的打拼,不能过多的提及厨房
我时在不能确定她在我生活中的哪个位置
有时在实惠便捷的方便面里
有时在外卖小哥奔跑的脚趾间
有时在馆子后厨锅碗瓢盆杂乱的叮当里
有时在加班后倒床便睡里那甜美的梦中

在我打工的生涯里
不能提及厨房,至少不能过多的
提及。一提及就走不出老家的温情
一提及,就听到了妈妈在喊我吃饭
一提及,就看到了妈妈已摆好的一桌饭菜
一提及,漂泊的酸涩,妈妈的饭香
就交融成辘辘饥肠的乡愁


抹布

涛声


使了一辈子抹布的母亲
那晚被一场意外,在人世抹得干干净净

只记得我的大瓷碗好白,好净
母亲捞在我碗里的面条像小山一样

谁也不知道那是她做的最后一顿饭,谁也不知道
她为什么一遍遍,擦了又擦锅碗瓢盆

后来,我每每遇见一块块硕大的抹布
那是抹过母亲坟头,又擦拭我忧伤的月光……


厨房

只蝶痴梦


烹小鲜的厨房与治大国的厨房不在同一维度
正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与“一帅无谋,挫伤万师”。虽都是关于厨房
却根本不是一回事

第一种厨房需要的条件:首先是一个几平米的房子。再者就是火与灶具。食材与佐料
以及一个厨艺高超的掌勺者

第二种厨房需要的条件:首先却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天下。再者就是信仰与主义。民众与资本
以及一个博爱,智慧,有远见的领袖

第一种厨房是为一个家庭而存在的
第二种厨房是为天下民众而建立的

第一种厨房一旦出了问题时,所导致的只是一个以家为单位的个体断炊后的沿街乞讨
第二种厨房一旦出了问题,所导致的将是一个以国为单位的无数家庭的破碎,以及饱受战乱后的流离失所

关于厨房,有人在痛定思痛后,感叹:民以食为天
也有人在饿殍遍地,易子而食后,天真而愚蠢地问一句:何不食肉糜


旧厨房

方世开


宁可不要江山,也不能没有厨房
这是我祖母生前,常常挂在嘴上的话

我的祖母,这个从民初走来的小脚女人
把厨房,视为一家人的江山
在我的记忆中,她的大多数时光
都在围绕灶台转。在那些清贫的岁月
她为全家人,奉上清汤寡水的一日三餐

从祖母手中接过锅碗盆瓢的,是我的母亲
当一缕炊烟从母亲手中升起,瘫坐在椅子上的祖母
露出了带泪的笑容。她说:家门有幸啊,烟火有了接力
母亲没有辜负祖母的期盼,日日升起的炊烟
养大了我,也养就四邻八方亲情

每年我回老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妻子走进厨房
妻执柴禾,我点火。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两双手,协力将炊烟扶上天空


厨房

疾风骤雨

炊烟升起的时候
我蹲坐在厨房门槛上
一面留意父亲归来的身影
一面张望母亲
如何盘活厨房里的物件

它们与母亲磕磕碰碰的生活
是我的成长史
我们都没有退路
被时间这跟绳子拽着前行
母亲老了,厨房也老了

我的新厨房里
缺少了些许烟火气
母亲用的不怎么顺手
老是担心碰坏了那些不明的按钮
如同她苍老的身体


烹饪之歌

尘凡无忧


这是我的疆土。
世间一切都是我的烹饪之物。
我烹饪粗砺的盐也烹饪多汁的泥土的果实。
我烹饪甜蜜也烹饪苦楚。
我在白昼中烹饪也在黑夜里烹饪。
我烹饪黑暗也烹饪光明。
我烹饪苍白的诗歌也烹饪撩人的春风。
我烹饪啊烹饪,时间被我烹饪成一条食物的河流。
我烹饪啊烹饪,我也在上帝饕餮的餐桌前烹饪自己。
反复翻炒反复翻炒,
啊!这生命的焦香——
死神就坐时,我将熟得刚刚好。


保持对一把刀的敬畏

浅意

十岁那年,我发现抽刀断水
是一件快意的事情
站在小河里,我用一把菜刀劈水
水被划开的瞬间,又愈合。像恶作剧
刀的硬度和锋利仿佛徒劳
但刀,是刀。一下砍中我的小腿……
刀的主人是父亲。在父亲手中
刀自由地挥起,落下,带着节奏感左右平移
父亲说,刀和握刀者之间存在默契
比如刀刃的力量,来自手臂
比如土豆丝的精致,在于握刀者的耐力
后来我用许多土豆来验证父亲的话
后来我猛然发觉,自己是另一枚
被生活握在手中的土豆
一把刀环绕着,一层一层削皮
一片一片切割。隐痛,水份流失
但我秘而不宣,我必须清醒
保持对这把刀的敬畏


早餐店厨房屋顶的鸟鸣

鹏举


最先醒来的是一只山雀,它已习惯于
在露珠滚动与广场舞跳起之前,
叫醒一座城。
供它栖息的忍冬青一直未眠,
常青的叶色包围屋子并已渗透墙基。墙内
厨房飘出的青烟里依然夹杂些许灰白,
在擀面女人发间缠绕,难以分清
烟与发,谁染白了谁。

早饮的人已习惯于在此早饮。
谈论露珠的滴落,广场舞的转腾以及
山雀的晨鸣——它,
如何在早餐店的厨房屋顶安慰
饮露的虫子和发丝灰白的女人。
那些言语,在他们离开后仍被一路的忍冬青捡拾——
有些低矮的生物已习惯于竖耳。


厨房里的土豆

陇上雪


我在切菜时,这个受到惊吓的土豆
不知何时,从塑料袋里溜出去
躲在一只腌制酸菜的坛子后面
一日,我从案板架子下搬出酸菜坛子
准备清洗它,突然发现这个土豆
它居然像一枚鸡蛋,被时光这只母鸡孵化
孕育的小生命,正用尖喙
将粗糙的蛋壳啄破,发出一声声
绿色的啼叫


厨房本纪

曹珍珍

一直被一个词温暖着,被一些有温度的事物养活
无须赘述,一切修辞,都苍白无力

一把刀再锋利,也离不开砧板
道教,儒家,佛学,无不接受
一碗稀粥的诘问

小厨房,大哲理。围着锅台转的人
隐忍着一颗慈悲之心
她爱听锅碗瓢盆的鸣奏,爱看五谷杂粮
在锅里吐着欢快的泡沫
把生活的况味,在掌心慢慢醇化

一生只有一个简单的信仰:燃旺灶膛里的火
扶着炊烟在房顶,缭绕,升腾


入厨记

夏水


这方寸之地
只一个字那么大
油盐酱醋,从一把刀
切入。虽然有时会伤到自己
一粒盐,会让我们记住
疼痛
我从不用白描
来叙述这简单的一日三餐
除了疼,生活离不开
已渗入我们骨髓的盐粒
背负柴米
像那把刀,时刻保持着中年的锋利


厨房

荣润生

厨房里有三口大黑缸
一口水缸
一口粮缸和一口酸菜缸
我比水缸高出一头
粮缸和酸菜缸比我高出一头
水缸里
长年泡着一盏煤油灯
粮缸里
装满饥肠辘辘的过往
酸菜缸里
泡着一块涩涩巴巴的石头
比童年还辛酸
外祖母把三寸金莲
搭在粮缸半腰处
还是救不出
掉进缸底的另一个外祖母
我和舅舅们
把漫山遍野的野菜
全部填进酸菜缸里
无论怎样填
都填不饱一口酸菜缸
就舀一瓢凉水灌肚子吧
听任煤油灯的小火苗
在空荡荡的肚子里摇晃


厨事

南岛

和早晨站在一起,是一件
美好的事
小鸟啼过,刚买回的菜
沾着露水,更绿了
刚切一会儿,又想他了
水杯,还袅着余烟
想的时候,片片阳光
已纷纷飞入锅中

独坐黄昏,也是一件
美好的事
等孩子放学,扑在怀里
等他,黄浦江的青鱼
已煮成故乡
——南渡江的鲮鱼
等他推开家门,沾满乡音的脚步声
轻轻围过来

轻轻的,是风
划过窗台的篱笆,灯火斑斓
乡愁咫尺,从我们身上飘落


砧板上的一把刀

澧有兰

有些刀是看不见的
也难躲过

鸡鸭鹅,猪牛羊,这些弱势群体
是砧板上的常客

我从它身边走过
仿佛在向我发出警告


厨房

胡有琪


亲爱的  你不在
这真的不能叫厨房
那些调料瓶子东倒西歪  提不起精神
灶台上  锅不再是锅  而是冷锅
更冷的是  那碗冷饭无人问津  冷成一团
一看  就是厨房的墓志铭
蜘蛛挂的丧联  在风中荡来荡去
你懂

真的  真的
亲爱的  你走后
我的魂就葬在了厨房里
不食人间烟火

如今
一包方便面就是我的全部生活
如果我去了厨房
那肯定是在怀念我们已经长眠的爱情
说着  说着
一滴泪就掉了下来  心痛  思伤


微雕

三月桃花雪


把一粒米
微雕成厨房
住进父亲
住进母亲

父亲母亲活着的时候
从来没有敢浪费一粒米
他们不会说
这是奢侈

他们会说
罪过罪过
他们会将一粒
掉进灰尘中的米饭

捡起来
扔进嘴里
反复的咀嚼
再使劲的咽进肚里

多么豪华的宫殿啊
一切皆是白的
白色的牛郎
白色的七仙女

我不敢怠慢
将更多的米粒
在周围倾倒
让父亲母亲酣然入睡


厨房

邳州娄可彤


(一)

这些大小不同装潢有别的空间
在民间名为锅屋
在闹市,商家名曰酒馆、饭庄
曾经高高在上时,号称御膳房
莫不是抱岁月为柴
烟火助阵,蒸煮煎炒
五味调和终成生活百味

烹小鲜治大国
孰能省却这一缕人间烟火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人
在这个空间里精工细作
一道菜,一碗汤,一份情
豁然之间开启一扇扇
爱的传送门

(二)

几米斗室,刀光火影
杀飞禽,剁走兽
烟火中,开膛剔骨的场景
升华成笑语欢声

耽于安乐,赴死也是一种从容
一片叶子的燃烧
一只碗碟破碎,或
一罐啤酒的打开。葱姜蒜椒
心甘情愿地把自己交付于莽夫
或芊芊细指的调度,赴汤蹈火
在油锅中涅槃


柴灶

章建平


它呆在厨房里好多年了
像总是系着白围裙的母亲
把满腹的疲惫和委曲遮得严严实实
它们曾经身体洁白,一尘不染

它的孤独只有岁月看得见
它的温暖只有孩子们能体验
既使在最漫长的冬夜
心里的火种,也不曾熄灭

母亲站在灶台前忙碌的时候
我是那个往灶膛添柴的人
松针燃烧的声音急促而细碎
还有蕨草、芒杆和槭木
它们发出的火苗和声响
暗红或浅黄,欢乐或忧伤

而那个时候炊烟在屋顶
它们是柴灶的另一种表情
有时像云,有时像雾
更多的时候,像父亲沉重的叹息


用人间烟火,化解光阴的迷局                           

许蓝翔


厨房角落里,一把
饥饿多年的刀
不停地生锈,不停地乞求
它看到一把年轻的刀
在案板上跳跃

我无限敬畏,厨房里的死亡

盐,不动声色地呆在罐子里
它们的心,却沉甸甸的
等浸入菜里,化进汤里
它们才会轻松
这白色的物质,能增加骨头的密度
理想的高度,和幸福的深度

有的厨房,屋后就是祖坟
百年来,先人们嗅着饭菜的香气入眠
坟头上的野花,能清晰地
喊出亲人的名字

从人民到国家
从油灯到电灯,从木桌到整体厨房
掌握好燃烧的分寸,平衡光明的意境
粮食,最终会打败荒草

正午,米饭熟了,饭香缭绕整个院落
请用五谷,填充信仰的肺腑
用人间烟火,化解光阴的迷局


厨与房的道场和辽阔

西玉


放下恩怨,放下江湖,放下万里江山
也放下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方寸之间也能容纳
天地间的云烟
融化坎坷里的冰和雪
此时,权贵和金钱都是失去了重量
能衡量美丽和希冀的
就是手中的锅碗瓢盆酱油盐醋
沿着一朵菊花的幽径
做一回自己的主人
炒和煮,温火急火
没有了痛,没有了苦,没有了
尔虞我诈……
在一首词的叠韵里添油加醋
人生的苍莽也可以超越唐宋,超越
南山的静谧
有滋有味的小世界
足以盖过一轮弯月的辽阔


厨房

诗者沉默沉默

岁月走了
不见了炊烟

再也听不到
母亲的唠叨

以及月光
与碗筷碰触的声响

阶前草青绿着
像是母亲的心跳

至今还在那里
没有消失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邳州娄可彤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9-5 16:14:46
感谢各位评委老师,你们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辛苦了!各位评审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冰雨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9-5 16:43:19
祝贺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冰雨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9-5 16:43:21
祝贺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孙连克 来自手机 频道主编 2021-9-5 16:53:17
祝贺获奖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章建平 来自手机 高级会员 2021-9-5 16:55:32
祝贺获奖诗人!感谢主办分和评委会各位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忠民 版主 2021-9-5 17:11:49
祝贺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祝贺并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优胜奖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40升EA01电热水器1台。 谢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