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由世界诗歌网、《世界诗歌》杂志社、广东超人节能厨卫电器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四月初评结果日前揭晓。第四月比赛共有63首作品参赛,经16位初审评委(名单附后)投票,3票以上的27首作品进入终评。
“超人杯” 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设金奖一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三千元和价值5399元的超人牌AT11烟机1台;银奖二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二千元和价值3626元的超人牌AT09烟机1台;铜奖三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一千元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AT13烟机1台;优胜奖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40升EA01电热水器1台;优秀奖二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999元的超人牌808-B602燃气灶具1台。“大赛”于2021年4月1日开赛,2021年7月31日截止,欢迎到世界诗歌网(网址:www.worldpoetry.cn)“国际诗赛”频道发帖参赛。

“超人杯”首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四月初评胜出作品:
(按得票多少排序)

烧开水

老陶瓷

理解它慢慢的热,理解它
火中渐行模糊的面孔
看起来身子荡漾,实际上心在颤抖

理解一锅烧着的水
一度度升温,如人生爬坡
不能轻歌曼舞,亦不能踮起脚尖

理解进入锅中的水
既然别无选择
不如一意孤行
弃冷,率先从心底把自己焐热
假如,给一锅水,盖紧盖子
理解它在火焰上,越来越显露的
不安,烦燥和嘶叫
理解它隐藏多日的旧脾气复发

最后,理解它因超人猛火灶的烈焰
羽化成的缕缕热气
因不能成仙
而留下的一声叹息


旧厨房

沙漠

旧厨房,已经安静下来
像在纷繁的人间
为你准备好了
回到时光深处的途径

向你叙述
属于它的每一天:它的响动早于太阳
在母亲利索的操持中
奏乐一般,快乐着单色的日子

时光掏走了太多的东西
母亲的黑发也白了
缓慢下来的厨房,像一架电量不足的唱机
流出拖沓的变调的背景乐

我的抒情
常常因哽咽而
结巴


厨房辞

冬天的雪

别再相信水火不容的瞎话

走进厨房,你就能看见
水与火一直相濡以沫

文火慢炖,大火爆炒
欢乐与痛苦,厨房里那锅安静的水
早已顺从了四季的安排

是风打开了你的家门
是风给了你翅膀,像野火

而风中,最后一片树叶落下的雨滴
就是你的救火车
——救你,也灭你

多希望,离开了厨房
你和她的爱情
还在冰箱里——保鲜

多希望,你能看见
那对斑鸠,每年春天都在你家厨房的窗台上
搭伙,过日子


入厨记

夏水


这方寸之地
只一个字那么大
油盐酱醋,从一把刀
切入。虽然有时会伤到自己
一粒盐,会让我们记住
疼痛
我从不用白描
来叙述这简单的一日三餐
除了疼,生活离不开
已渗入我们骨髓的盐粒
背负柴米
像那把刀,时刻保持着中年的锋利


适合在厨房谈论的话题

薛培新

和牛顿谈谈“苹果不一定落在苹果树附近”
果盘里,我依旧可以闻到苹果花的淡淡香气
和庄子谈谈鱼的快乐,当它静卧于水池
吐出灵魂气泡。上升,再上升,直至长出鸟翅

和解牛的庖丁谈谈一首诗的骨架与解析
砉然有声,合拍失传的古乐
和写诗的随园主人谈谈食单上躺着的人间烟火味
几句骈文,足令口齿生津
或者,和诗人做一次厨房访谈录
如何让杂陈的五味押韵,为油垢的日子添上词牌

别问我为什么浪费那么多时间
和女孩谈一场厨房间的爱情
我们一起喝暖胃的小米粥,一起浅酌日历上的短句
最后,我将从她发间择去几根白发
像择去几片曾抱紧过菜心的叶子
而我,将依然挽住她腰肢,像捧着一株水灵灵的芹菜

请允许我从容地品尝
请允许我暂且逃离宿命的刀俎
做一回围裙,隔着已熄火的炉灶,暖暖地心跳
做一次不生锈的木汤勺,从翻滚的俗念里
舀出透明的不带任何隐喻的字词


厨房

邳州娄可彤

(一)

这些大小不同装潢有别的空间
在民间名为锅屋
在闹市,商家名曰酒馆、饭庄
曾经高高在上时,号称御膳房
莫不是抱岁月为柴
烟火助阵,蒸煮煎炒
五味调和终成生活百味

烹小鲜治大国
孰能省却这一缕人间烟火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人
在这个空间里精工细作
一道菜,一碗汤,一份情
豁然之间开启一扇扇
爱的传送门

(二)

几米斗室,刀光火影
杀飞禽,剁走兽
烟火中,开膛剔骨的场景
升华成笑语欢声

耽于安乐,赴死也是一种从容
一片叶子的燃烧
一只碗碟破碎,或
一罐啤酒的打开。葱姜蒜椒
心甘情愿地把自己交付于莽夫
或芊芊细指的调度,赴汤蹈火
在油锅中涅槃


柴灶

章建平


它呆在厨房里好多年了
像总是系着白围裙的母亲
把满腹的疲惫和委曲遮得严严实实
它们曾经身体洁白,一尘不染

它的孤独只有岁月看得见
它的温暖只有孩子们能体验
既使在最漫长的冬夜
心里的火种,也不曾熄灭

母亲站在灶台前忙碌的时候
我是那个往灶膛添柴的人
松针燃烧的声音急促而细碎
还有蕨草、芒杆和槭木
它们发出的火苗和声响
暗红或浅黄,欢乐或忧伤

而那个时候炊烟在屋顶
它们是柴灶的另一种表情
有时像云,有时像雾
更多的时候,像父亲沉重的叹息


厨房记事

徐长森


被去鳞去头的鱼,在案板上
流尽最后一滴血。窗外
没有风,没有雨,晚霞映红窗台

我想到了鱼米之乡,大海,浪花
和一条披荆斩浪的鱼船
吞云吐雾的闪电

而此时这条鱼,越看越像生活中的我
在诗歌里思念故乡,想游回大海,却被斩首
仿佛,它一直怀揣着我的梦想


两把菜刀

四面来峰


家里平时
就两个人吃饭
厨房里配的两把菜刀
轮着用来
砍蔬菜瓜果
砍肉砍骨头
它们有大多的时间
闲下来
沉思刀的意义
但又有何用
我经常看到
那两把无聊透顶的菜刀
在刀架上对视
发出经久不息的寒光
和瞒着主人
私下互砍的冲动
而我此刻能做的
是把它们
从刀架上取下来
让刀刃抚摸刀刃
达成一次又一次的和解


时光厨房

维德


兽的鸣叫穿透腹部和铁锅。香雾和香味
朝阳的窗玻璃上挤着一排晶体和阳光
跑过荒山的野兔

大蒜、花椒和姜
门道底下一颗岁月丢失已久的八角
盐一直在少年身体中结晶,无法稀释
这个夏天深入脑海的咸味

我们的全部烹饪知识
绕过父母不在家的上午
厨房盛满铁锅里的兔肉
和半个国家的饥肠辘辘

洋瓷碗。被红字照亮的脸
“以每次呼吸表演死亡和永恒”
穿透时间空洞的刀刃闪射出青光
在案板上哐哐砍斫

兔子在天上。星光跳跃
月亮磨亮铺到边际的麦地和风
它爬出洞口伸舌舔土粒渍出的盐分

注:引句为〔美〕肯明斯诗句。


用人间烟火,化解光阴的迷局                           

许蓝翔

厨房角落里,一把
饥饿多年的刀
不停地生锈,不停地乞求
它看到一把年轻的刀
在案板上跳跃

我无限敬畏,厨房里的死亡

盐,不动声色地呆在罐子里
它们的心,却沉甸甸的
等浸入菜里,化进汤里
它们才会轻松
这白色的物质,能增加骨头的密度
理想的高度,和幸福的深度

有的厨房,屋后就是祖坟
百年来,先人们嗅着饭菜的香气入眠
坟头上的野花,能清晰地
喊出亲人的名字

从人民到国家
从油灯到电灯,从木桌到整体厨房
掌握好燃烧的分寸,平衡光明的意境
粮食,最终会打败荒草

正午,米饭熟了,饭香缭绕整个院落
请用五谷,填充信仰的肺腑
用人间烟火,化解光阴的迷局


厨房本纪

曹珍珍

一直被一个词温暖着,被一些有温度的事物养活
无须赘述,一切修辞,都苍白无力

一把刀再锋利,也离不开砧板
道教,儒家,佛学,无不接受
一碗稀粥的诘问

小厨房,大哲理。围着锅台转的人
隐忍着一颗慈悲之心
她爱听锅碗瓢盆的鸣奏,爱看五谷杂粮
在锅里吐着欢快的泡沫
把生活的况味,在掌心慢慢醇化

一生只有一个简单的信仰:燃旺灶膛里的火
扶着炊烟在房顶,缭绕,升腾


厨房,或者古早味

天河水


那时候,天空蓝得没有理由
一只鸟追逐另一只鸟飞
一朵花等待另一朵盛开
小石片蹭着水面飘了一个暑假
夏天就所剩无几了
那时候,母亲起得比太阳还早
淘米,洗衣,轮番交替的词条
保证了一锅粥汤的稠白
保证了胸前红领巾的纯洁
尽管日子一贫如洗

那时候,父亲掐着钟点起床
他必须赶上晨曦的步伐
披一肩夜露的清凉,去南河挑水
装满灶间那只见底的水缸
那时候,柴米油盐酱醋茶
水是一天的开场白
说的是一个寻常人家的早晨
生动而波澜不惊
那时候,他脚板厚实步履铿锵
打捞起满河星光,带回悦耳的水声
维系一日三餐的细水长流

那时候,盼望早点像父母一样高
那时候,天真地以为
父母永远都不会老


厨房里的面团

忠民

发酵成型。之后
有的被放入油锅
有的被置入蒸笼
有的被下在滚水里
在炸、蒸、煮的重生中
它们再不是面团
各自生成一道道飘香的佳肴

那些置留于案板上的
面团,成了多余的摆设
在生命的霉变中
馊成无用的垃圾
我在扔掉它们的时候
想到了人与面团的相似之处


厨房

月若初见

一块蜜化在水里,最后消失
另一块蜜,在高温油锅里煎制成金黄与香醇

一团面自在呼吸,变得温热柔软
另一团面,在忽视的低温里冷凝了表情

小小空间。记得给空气里缭绕的香以赞美
去心疼,炖锅里那些默默的溃散与流泪

在厨房。不同的火焰将女人烹饪成不同的样子
一切刚刚好的时候
她绽放,全部的色泽与香气


厨房

诗者沉默沉默


岁月走了
不见了炊烟

再也听不到
母亲的唠叨

以及月光
与碗筷碰触的声响

阶前草青绿着
像是母亲的心跳

至今还在那里
没有消失


烹天下饥饱 煮人间冷暖

孙凤山

不论男女老幼,都以锅碗瓢盆
演奏饥饱交响曲,在炉具中燃烧激情
烹天下饥饱 煮人间冷暖 煨世事沧桑 调凡尘生活
在流理台洗涤日子的酸甜与甘苦
在冰箱冰柜中冷冻真 珍藏善 保鲜美
就这么捧出味蕾长卷,饱了民间,香了人间
一个个细腻的日子便有了长度

不论什么食材,一把菜刀只要足够锋利
只要初心向下 匠心向上
就能切开一句俗语,放在火上加热
连同老字号油盐酱醋茶传统 有滋有味的新时尚
只要保持对真理的敬畏
这就是国以民为本 民以食为天 食以安为先
安以质为本 质以诚为根
一个个精致的日子便有了纯度

不论富贵贫贱,只要用柔软的心肠
在弯腰的炊烟中烹饪酸甜苦辣
就能换取大米的坚挺 小麦的锋芒 百菜白菜美
高悬斤斤两两特产 盛装碗碗碟碟口碑
咀嚼一筷筷惬意,与可靠的温饱和幸福作伴
一个个灿烂的日子便有了亮度

不论什么炊具,只要炊烟缭绕
就能打开舌尖味蕾的方向
诚实的炊具将烟火搅拌得沉稳深厚
锅碗瓢勺携纷繁的菜谱,挑起家常生活的过去
现在 还有将来。不老的老字号品牌
以家常之心撰写济世的经文和美食诗篇
一头挑着时光 一头挑着舌尖上的丰碑
一个个甜蜜的日子便有了温度

不论什么燃料,只要不断添柴加油
就能煮千年江湖 清炒万里江山
在舌尖调剂人间味蕾与历史典藏 吞吐凡尘
一匙酱油不止一匙家国情怀与乡愁
一份调料岂止浓缩一碗居家生活的美味
在清淡中立业 在风情中康养了世界
一个个有味的日子便有了宽度

不论什么时辰,紧密团结在家的怀抱
韬光养晦。从不惊动憨厚的灶台
从不打扰烟火的哲学命题
从不攀比厅堂的敞亮 卧房的温馨 教堂的神圣
总是隐秘于烟火油气中 乐于做后勤
勇于做菜品,甘于当辅食,敢于当配角
一心一意调制生活美味 拔节幸福指数
以菜肴饭食名义将民以食为天的真理抬高三分
一个个嘹亮的日子便有了高度


厨房

党水北


让刀登堂入室的
除了战场,还有厨房

主人洗干净的双手,如探囊
刀锋下,似有三军压境

西红柿早已被驯服
接下来的事情:血洒砧板,肉身零落

这不是最后的结局。一口锅
正张开大口,等待它的
还有烈火烹油,水深火热

厨房里都是见惯的事物
上演和即将上演的:杀戮,受宰割!


母亲的厨房,唤醒晨光和方向

重庆北鱼


年事已高的母亲,时常会想起
厨房里的油灯
噼噼剥剥的岁月远去
一碗清香的米粥

至今使我相信,是母亲的厨房
唤醒了晨光和方向
父亲沿着它走向忙绿的工作
我沿着它走向书声琅琅的校园

即使母亲的勺子
饿着肚子,从不倾倒苦难的母亲
照例在厨房里用采摘的野菜
填饱我们眼巴巴的肚子

起早贪黑母亲
时常解下围腰,拢一拢耳鬓的长发
手中那盏油灯
穿过屋檐,一直照亮她梦的长廊.....


娘厨

杜文瑜


一个女人婚后不久就会沦陷进厨房
像一个人沦陷进一 个人的肉体里
沦陷进一个人的溺爱里
半个世纪,或者更长,或者更短。
厨房就像一个樊笼,锁住她的自由
油性的蒸汽更像一件油腻的衣服罩在她的身上
生活的囚徒。赠给她锅碗瓢勺的交响乐
她还给生活以削、切、片、剁、砍的埋怨
她的空间里,金属赋格,竹木赋格
她常被塑料的空气割开
公鸡睡在黑暗的橱窗里,不再打鸣
牛羊分割成块,遇见冰淇淋也不会猛然坐起
归去来兮,两个隐居厨房的人臭味相投
她在一个逗号前喘息。
把身体交给双手
把嗅觉交给鼻子
厨房更像一个战场
厨子提刀,横扫一片狼藉
刀光又一闪,
白色菜板上,她吐出骨头。
这时,头上的吸油烟机像埋藏一个巨大的矿区,隆隆作响
她轻松地盖上锅盖
当佳肴第三次翻了一个身         
她为独自营造的困境而感动着一一
多年以后,她像鱼一样从厨房里逃了出来


主妇

杲子


她将一半的韶华
交给了菜市场
和厨房

久与外界脱节
厅堂里,对着手机
高谈阔论的男人
倒把她当作了
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神

抽油烟机,同时也抽掉了
她青春的脂膏
失去光泽的皮肤
让她迅速显老

这位穷尽一生的气力
惯使刀俎的高手
却最终成为,命运
所弃置的鱼肉

当她站在层楼的屋顶
发现那个共用的烟囱
冒出的竟然也只是油
而不是炊烟
和乡愁


又见炊烟

小小


如今的古村落已显得稀罕
很少能够游走在原始的气息里
感受到泥土与蚯蚓的爱情
还有门前堆积的柴火
一股股炊烟打破小村的宁静
家家户户便热闹了起来
疲惫一天的身影安然怡足

或是在恍惚之中
母亲从锅灶间盛起一碗碗手擀面
“快点吃吧,早点儿去上夜校”
我和姐姐便是母亲长大的希望
直到走出村子进入城市
但我始终坚信
厨房的那缕炊烟,一直还未曾散去


杀鱼

西北北西


雷声在窗口翻滚
一条草鱼在案板上挣扎
直到天黑了依然怒目圆睁

它在油锅里动了一下
我吓得愣了一会儿,用铲子戳了戳
才放上配料。它才是真正的主角儿

暴雨一阵就过去了
就像一顿晚餐,一会儿就结束了

爷爷始终没有对鱼肉下手
他整晚多次躲进卫生间抽烟
就像许多年前有人被当众杀死
他用河水反复清洗双手,洗了许多年


厨房里的常用动词——烩

意海灵鱼


现在我们来烩土豆、莲藕、排骨
烩一锅妥协不妥协斯基笔下的色块
烩那些火刑架上凛冽的、死扛的骨头
它的立面像雪域上陡峭的高峰
那在一国档案中浮起的骨头曾是先驱
有时也绘一双阅尽苦难的天选之眼
它引领的预见让画家在画布上开辟出光明
昏暗的汤汁像腐朽,是飘在失乐园里的乌云
烩一部人性淬炼史

绘一只锅,那被爱圈禁一生的领地
绘因政治流亡的蒸汽逃犯
烩正因信仰沸腾的气泡标语,财富掌控的餐费预算
也烩被业界联合诅咒的黑暗界料理
只要你仔细看,还会从它的流光倒影中
看到自画像,万物众生相
没有人能逃出
这轴吐纳未来的
社会出版社实时分享的动图长卷


炊烟与远方

酒语与鱼


油烟机怒号,电磁炉咆哮
食用油舞蹈
人间烟火气缭绕
满屋子烧焦的味道
发酵成最让人心醉的美酒

美酒倒在怀里,装饰美梦
葱花散发芬芳,增加魅力
但是,谁也不愿做砧板上的鱼
生姜,钉子一样
纵横交错的钉在灵魂
笼子外的天空,令人向往

清蒸焦虑,爆炒烦恼
一腔热血倒进油锅
发光发热的蓝色火焰,不会熄灭
加点酱油和盐,人生充满味道

翻开厨房的一页
历史的炊烟呛人
记忆、幻想和现实交织
在厨房的山水间
有人寻回童年,有人找到故乡

有的人,在厨房里寻找诗和远方
有的人,在诗和远方里寻找厨房


与抒情无关

陈素文


花生清煮,加盐是必须的
南瓜熬成羹,不加糖,加几颗红枣和枸杞
螃蟹清蒸,南方人习惯蘸着酱油吃
蛏子上面浇一层油葱,火候与佐料是关键

当生活只剩下日常
挨近一日三餐,越来越少的欲望和念想
红辣椒、大葱及土豆
与抒情无关。海鲜嘛,只买对的不买贵的
我何时变得如此精干?芹菜近乎于淑女
豆芽菜有点小家碧玉――
呵,居家过日子啊,男人女人都一样

无所谓!简单的日子多么漫长
不要想这想那了,亲爱的
我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
我,还有一件坏事也要告诉你


河房女

疯狂小吃部       


时间不早了,去黄昏里摘几片去腥草
神秘的香气,盖不住花衣里的水蛇腰
在勾栏里,汲水、烧柴
七寸汤锅,装不下桃花脸上三两媚骨
水路通往京城,随船而行的几个
都是来家的官人。她备好酸曲
吃食和自己,这些小冤家的晚上
是多少银两才能买来的,隔一层珠帘
那么多星星,都扔进淮河水里
扬州城的水仙和兰草花,大多数
长在绸缎庄的旗袍上,套着
光溜溜的身子,开襟上露出半拉屁股
锅里头的草鱼一根刺,脱去鳞片
和谁都可以相忘江湖,搭几杯花酒
就能把,头顶上
那枚明末清初的月亮,弄得死去活来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四月初评评委:
(按投票排序)
孙连克(诗人,世界诗歌网国际诗赛频道副主编)
大河原(诗人,世界诗歌网国内频道副总监)
刘亚武(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余 伟(诗人,世界诗歌网江苏频道副主编)
拾 荒(诗人,世界诗歌网诗歌频道副主编)
只蝶痴梦(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冬 雁(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丁少国(诗人,世界诗歌网上海频道副主编)
康 城(诗人,世界诗歌网福建频道主编)
杨祥军(诗人,世界诗歌网国际诗赛频道副主编)
严雅译(诗人,国内频道部总监助理)
陈波来(诗人,世界诗歌网海南频道主编)
杨 派(诗人,世界诗歌网广东频道副主编)
特 爹(诗人,世界诗歌网重庆频道主编)
蓦 景(诗人,世界诗歌网贵州频道主编)
冷 瞳(诗人,世界诗歌网安徽频道副主编)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邳州娄可彤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8-9 10:01:21
感谢各位感谢各位评委老师!你们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邳州娄可彤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8-9 10:03:38
祝贺所有诗作进入终评的诗友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邳州娄可彤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8-9 10:04:39
感谢各位评委老师!你们辛苦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忠民 版主 2021-8-9 10:51:22
祝贺所有诗作进入终评的诗友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金楠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8-9 11:14:51
祝贺诗作胜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祝贺各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老陶瓷 来自手机 中级会员 2021-8-9 11:50:46
谢谢各位评委,盛夏天审读这些烟薰火燎的文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感谢初审终审评委,祝贺获奖诗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冬天的雪 来自手机 论坛元老 2021-8-9 12:44:24
感谢评委老师!感谢编辑老师!秋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