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由世界诗歌网、《世界诗歌》杂志社、广东超人节能厨卫电器有限公司共同主办的“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三月初评结果日前揭晓。第三月比赛共有51首作品参赛,经15位初审评委(名单附后)投票,3票以上的22首作品进入终评。
“超人杯” 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设金奖一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三千元和价值5399元的超人牌AT11烟机1台;银奖二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二千元和价值3626元的超人牌AT09烟机1台;铜奖三名,颁发获奖证书、奖杯,奖金一千元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AT13烟机1台;优胜奖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2058元的超人牌40升EA01电热水器1台;优秀奖二十名,颁发获奖证书和价值999元的超人牌808-B602燃气灶具1台。“大赛”于2021年4月1日开赛,2021年7月31日截止,欢迎到世界诗歌网(网址:www.worldpoetry.cn)“国际诗赛”频道发帖参赛。

“超人杯”首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三月初评胜出作品:
(按得票多少排序)

剥洋葱

林木

就像通过剔除,剖析展现真实的自己
一整天,辛辣气味会附着在手上

一层一层剥去,如剥去记忆的外皮
露出青春一瓣,透亮饱满
内里更嫩,像童年,形态和表象差别不大
没有核心,没有秘密

剥开身世,只有充满刺眼的味道——
一生的酸甜苦辣
不想哭,泪水止不住往下流


厨房哲学

钟灵

控制局面的并不是刀子
在厨房,菜刀、砧板
砧板上的茄子、排骨与豆腐
都只听命于水火

也许是耳提面命的缘故
流水学会了克制
它抱紧自己过客的身份
只交出时间的本色与事物的真相
而绝不留下痕迹
或旁逸斜出、殃及池鱼

一台好火,也有说不完的好品质
在不断的开关中
它调和了冷与热、硬与软的冲突
被火苗舔过的锅子是快乐的
强扭的瓜,也在蒸腾的水汽中放下执念
而烟机见机行事
抽走了生活中的苦痛失意与鸡毛蒜皮

这里是她的江山
更多时候,是他们的
多像一个家的心脏啊
它一动,世界就会
再次醒来


杀鱼记

曹剑风

6月5日黄昏
残阳如血
我正哼着歌
在厨房
杀鱼
电视里忽然播放
安庆持刀伤人事件
来不及放下
血淋淋的刀
我赶紧跑到电视前
看着人民路上
受伤的人民
我偷偷把刀
藏到身后
可是血腥味
依然在空气里弥漫
仿佛人间
是大一点的厨房
天渐渐黑了
被刮去鳞的鱼
还在砧板上挣扎
黑暗中
我举着刀
迟迟不敢落下


厨房印象

断流枫

冬天,越冷的时候
越要早起,抢在母亲之前
一头扎进稻草堆里,开始生火煮粥

灶膛里散发出红薯的香味
噼哩啪啦燃烧的柴火把脸蛋烤得通红
驱赶去冬天的寒气

那时候没有油烟机
被烟呛流的泪是快乐的泪
小小的厨房,拉近了一家人温暖的话题

那时候,炊烟是母亲放出信号
如今再回故乡
远远看去,炊烟更像是一束凌乱的白发


三月三

陈卫红

把地菜花洗干净,围成一个鸡窝
把煮熟的鸡蛋,破壳
加入清水
让地菜花与鸡蛋热烈地交谈
让它们慢慢说出草的绿
泥土的松软
“三月三,荠菜煮鸡蛋”的谚语

在等待的时间里,我“听见万物的和声
听见风过处,层层事物摇曳,如波浪翻涌”
——一切心平气和

我珍爱这一天,我珍爱我的喜悦和安宁
我愿意和你一起,安度这一天
甚至一生


旧厨房

方世开

宁可不要江山,也不能没有厨房
这是我祖母生前,常常挂在嘴上的话

我的祖母,这个从民初走来的小脚女人
把厨房,视为一家人的江山
在我的记忆中,她的大多数时光
都在围绕灶台转。在那些清贫的岁月
她为全家人,奉上清汤寡水的一日三餐

从祖母手中接过锅碗盆瓢的,是我的母亲
当一缕炊烟从母亲手中升起,瘫坐在椅子上的祖母
露出了带泪的笑容。她说:家门有幸啊,烟火有了接力
母亲没有辜负祖母的期盼,日日升起的炊烟
养大了我,也养就四邻八方亲情

每年我回老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妻子走进厨房
妻执柴禾,我点火。为了不能忘却的纪念
两双手,协力将炊烟扶上天空


炊烟

赵公林

母亲一个人在乡下生活
一个人做一个人的饭菜
母亲不拒绝电气化
母亲更喜欢葫芦瓢
喜欢柴草和烧火棍
烧出的红薯
大于人间的味道
每年,母亲都要让小院
把秋天储得满满的
每次回家,还在村头
我就看见那缕炊烟
升出烟囱,爬上
传统的房顶
高于树梢和那一声声鸟鸣

时常,炊烟沿着归来的路
以眺望的方式
高过山冈


微雕

三月桃花雪

把一粒米
微雕成厨房
住进父亲
住进母亲

父亲母亲活着的时候
从来没有敢浪费一粒米
他们不会说
这是奢侈

他们会说
罪过罪过
他们会将一粒
掉进灰尘中的米饭

捡起来
扔进嘴里
反复的咀嚼
再使劲的咽进肚里

多么豪华的宫殿啊
一切皆是白的
白色的牛郎
白色的七仙女

我不敢怠慢
将更多的米粒
在周围倾倒
让父亲母亲酣然入睡


厨房

荣润生

厨房里有三口大黑缸
一口水缸
一口粮缸和一口酸菜缸
我比水缸高出一头
粮缸和酸菜缸比我高出一头
水缸里
长年泡着一盏煤油灯
粮缸里
装满饥肠辘辘的过往
酸菜缸里
泡着一块涩涩巴巴的石头
比童年还辛酸
外祖母把三寸金莲
搭在粮缸半腰处
还是救不出
掉进缸底的另一个外祖母
我和舅舅们
把漫山遍野的野菜
全部填进酸菜缸里
无论怎样填
都填不饱一口酸菜缸
就舀一瓢凉水灌肚子吧
听任煤油灯的小火苗
在空荡荡的肚子里摇晃


厨房

隐士公

有人把剑匿于鱼腹
用陶器奉盛佳肴,匿下良谋
有人用刀刻画牛身
把骨肉、腠理剔折出玉律金音

有人祭三味真火
采天地之精炼制丹药
有人衣衫褴褛,依朱门
嗅闻厅堂里飘出味透三街

我的方寸没有诸侯、没有甲兵韬略
无炼丹的仙草
更不会有酒海肉林

我只把岁月蒸煮,煎熬三分薄田
即使烙伤肌肤,也不喊疼
我只做一世俗人


我不能过多的提及厨房

忠民

一个人的漂泊,不愿过多的提及厨房
走南闯北的背包平方太小,只放得下
一个电饭煲、一双碗筷、一个水杯。一把勺
放不下橱柜、灶具、抽油烟机、冰箱
何况,微波炉、电磁炉、消毒柜、烤箱
是老乡与老乡闲聊时提神解闷的奢望

一个人的打拼,不能过多的提及厨房
我时在不能确定她在我生活中的哪个位置
有时在实惠便捷的方便面里
有时在外卖小哥奔跑的脚趾间
有时在馆子后厨锅碗瓢盆杂乱的叮当里
有时在加班后倒床便睡里那甜美的梦中

在我打工的生涯里
不能提及厨房,至少不能过多的
提及。一提及就走不出老家的温情
一提及,就听到了妈妈在喊我吃饭
一提及,就看到了妈妈已摆好的一桌饭菜
一提及,漂泊的酸涩,妈妈的饭香
就交融成辘辘饥肠的乡愁


稍晚的家宴,或厨房伤心往事

隶山

宝贝,六点了。砧板的垂涎
也是斜阳的垂涎
她已为我们的厨房铺好
一张灿烂的桌布

你晚点来也没有关系,宝贝
尽管门前的黄昏已经开始丰收
这个时节适合谈谈粮食
谈谈一筐野蓝莓多汁的秘密,谈谈圣女果
美丽名字的传说,或者
我们摩挲一根玉米干瘪的腹部
安慰这个秋天,她所忍耐的风雨和饥饿
我想起你的黑眸,你古铜色的手臂
宝贝,我想告诉你
我们爬行,挺拔,再到弓腰的姿势
作为小麦的后裔,并不只是一个比喻

宝贝,我还想让你了解
一碗莲子粥的熬制过程
炉火的沸腾究竟是如何在等待中
逐步心灰意冷
又是如何,借一个女人的体温和水分
反复加热,抵御你先天的寒性
而这个女人,在等待中又是如何
与一颗红枣分享她的心事
将自己端到薄暮上,剥开,去核
反复煎熬

说到底,世界本就聚少离多
所以你不来也没有关系,宝贝
厨房是人类最初和最后的自留地
所以三平米的一隅也能自成宇宙
夕阳斜出让蔬菜保持热带雨林的疯狂
刚淘洗过的大米是海啸席卷着沙漠
而冰块的消融让南极洲一并消融
鱼虾的飞跃,也是琥珀里的鱼虾醒来后
亿年前的飞跃
宝贝,我正在环球旅行,不亦乐乎
所以你不来,也没有关系

说到底,是夜幕接替了迟暮的疲倦
是八点抽走了黄昏好意的桌布
宝贝,你不必担心那些植物的归宿
如果有空,下次你便来看看
它们在夜色掩盖下是如何继续生长的
好的,宝贝,不说了
只是简单的一日,竟让我如此欢喜


厨房那点事

李利拉

一直以来,都是勺为大将
统领锅碗瓢盆碟、油盐酱醋椒
砍骨剁肉、切葱捣蒜
则由菜刀师傅赤膊上阵

碗,盛过多少稻粱谋、佳人笑
筷,夹礼与山水于指间
帮我火中取栗,从无怨言
汤勺,没你,我喝不上半句论语之伦
对于这多味世界,我只能囫囵吞枣

烟机呵,多亏你的超人神力,轻轻一点
乌烟逃之夭夭,青菜青,白菜白
铁棍山药,携我回到童年的田野、森林

那时,从袅袅炊烟,读乡愁如霜
从每日的饭菜,读母爱如山
从鱼遇见羊、苋菜爱上皮蛋
回味百味不敌一鲜,后来
读庖丁解牛之功、杜蒉酒谏之智

而今,除了月亮
谁还论“扬觯”之仪
掌勺多年,我总熬制不好那样的鲜
因为我不能像母亲,把为一家人
做好一日三餐当作一生最甜蜜的事业

这个周末,我突然炒出了一碟:
“善烹小鲜者亦可治大国”
却不敢端给母亲品尝


刀客外传

孙益龙

一把刀,约莫尺把长
巴掌宽
刃口含雪

有间小屋
屋子里的人
柴米油盐酱醋茶
乃江湖

有位行走江湖的刀客
叫作母亲,粗布围腰
在锅碗瓢盆之间
忙着劈,砍,挑,切

出一缕缕乡愁


厨房有朵雨做的云

蓝鸟

无论识途不识途,总要穿越山高路险
不管疲惫不疲惫,终将面对锅碗油盐
一米一面尽头,谁敢调教水火相融
一呼一吸深处,谁能通达天地两端

麦和麦茫,一根针验证血色
米和谷糠,一双鞋掂量内涵
港湾,更有淸官难断的家务事
是非对错怎绕的开烟雾迷漫

蓝天之下,灶台之上
看我如何把《超人》身手
舒展成一片云朵,温柔料理
让该来的尽情释放送该去的欣然走远

掏尽菩萨心肠纯你净你
梳理艰辛和日月长长久久
奉献三餐滋润陪你度你
抚慰饥寒与阳光岁岁年年


厨房

枇杷兄弟

鸡鸣拉响的闹钟比母亲起床的声响高亢
黄色破晓时,像小心翼翼的母亲
正在磕碰的那个鸡蛋

每当我要远行,母亲就会蹑手蹑脚
摸向厨房,从柴垛上取下几根干木
再用杂草,把黑黢黢的灶膛点亮

那个穷逼的年代,母亲就在那方寸之间
来回溜步,翘望
总像那拧不直的炊烟

那间泥土垒的厨房,早就倒塌
但我可以从长草的泥土中
捧起无以计数的幸福指数

它是光亮的源头,是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的一隅。是村庄
不灭的火柴盒,是一家人温馨的始发站


厨房

只蝶痴梦

烹小鲜的厨房与治大国的厨房不在同一维度
正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与“一帅无谋,挫伤万师”。虽都是关于厨房
却根本不是一回事

第一种厨房需要的条件:首先是一个几平米的房子。再者就是火与灶具。食材与佐料
以及一个厨艺高超的掌勺者

第二种厨房需要的条件:首先却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天下。再者就是信仰与主义。民众与资本
以及一个博爱,智慧,有远见的领袖

第一种厨房是为一个家庭而存在的
第二种厨房是为天下民众而建立的

第一种厨房一旦出了问题时,所导致的只是一个以家为单位的个体断炊后的沿街乞讨
第二种厨房一旦出了问题,所导致的将是一个以国为单位的无数家庭的破碎,以及饱受战乱后的流离失所

关于厨房,有人在痛定思痛后,感叹:民以食为天
也有人在饿殍遍地,易子而食后,天真而愚蠢地问一句:何不食肉糜


厨房

王永原创

总在清晨或日暮,腹中有小舟驶过
江水泛起涟漪,那条隐形的线把我拽回
酸甜苦辣的记忆
想起你最初烟火里的倒影还是个孩子
麻花辫缠绕着信念,缠绕着朴素
母亲,娘,羞涩称谓仿佛枝头五月的青杏
乡下那些鸡鸭鹅命总是坚硬,不挑食和我一样
三块青砖支起锅,棉花杆,玉米秸,用燃烧
成全一个家对厨房的饥渴
遇见雨天你会懂,日子那些尘必须使劲吹拂
黑色总是短暂晴朗是不变祈祷和神灵眷顾
盐粒在肩头结出花儿,白色如曾经滋养儿女的乳汁
母亲和那些瓷器一样守护着老王家


三代人的厨房

周银龙

瘦骨嶙峋的奶奶
那时侯下厨房
比下地獄还愁肠
两条柴火棍般的胳膊
把风箱拉得像冬天的西北风
无米之炊的煎熬
却难以掀开那沉重的日子
清汤寡水映出一面苦笑
五味不全添了一把辛酸
总围着三尺锅台转的奶奶
最终恨别了伤心的厨房
步入地獄的那天
脸上挂满了解脱和释怀

母亲接替奶奶日子的时候
厨房吹进一股春风
风箱变成吹风机
把灶膛的火焰扇得通红
锅里的光景开始殷实
母亲的脸上写滿了幸福
柴米油盐又加了糖
逐步发福的厨房
成了全家人的蜜罐子

我操持小日子的时候
厨房已变得怪模怪样
风箱和吹风机成了往日的故事
油烟机和燃气灶登上大雅之堂
滿滿的富裕占据了厨房
偌大的空间
已容纳不下生活的奢侈
肥胖的我开始节食
肉乎乎的儿子却越发贪婪
我决定给厨房减肥
让日子过得不再臃肿


寄存炊烟

江南下点雨

离开村庄时我将不能带走的小伙伴炊烟
寄存在老家
让它替我一日三餐陪父母好好吃饭

未成家之前,我几乎逢年过节就回去探望
在土灶前帮母亲添柴
或在院子里帮父亲劈柴
小憇间抬头凝视冉冉升起的炊烟
在一锅又一锅炒煮炖过程中旺盛起来
直至撑起一片云一样的乡愁
直至浑身散发出熟悉的儿时味道

成家有了孩子以后,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
有时因这样或那样的理由过年也没回去
在抽油烟机隆隆的响声中
渐渐淡忘了寄存在老家土灶里的炊烟
再后来将父母接到了城里一起生活
呆了几年后父母态度坚决地要回老家
说是在城里用不惯燃气灶吃不惯没有锅巴的饭
我知道他们是舍不下寄存在老家的炊烟

许多年后,父母相继在老家驾鹤西去
在人去灶空的伙房里
我想用久违的炊烟做一桌柴火饭菜
让跟我回来扫墓的妻儿一起品尝乡愁的味道
我将还留有父母余温的柴禾点燃后塞进灶膛
可是,土灶冰凉的心老半天也燃烧不起来
吐出来的烟,将我与土灶都熏得眼泪直流
妻子说别折腾了还是回县城二姐家吃吧

我知道,寄存在老家的炊烟父母并没有带走
他们将它与我一并打包寄存在了尘世
只是我早已把它弄丢了


厨房

罗带娣

灶台上,炉火正旺
葱花烙饼的香
拥挤着,溢出木窗

我们围炉而坐
轻声讨论,稻谷的长势
与邻里的长短

说说过去,聊聊未来
从青丝到白发
细水长流的日子
在盘碗交响曲中,温暖如初


厨具哲学

林耀东

看透了铝和铁
灶台上
火与火正交锋

日常的形式只是形式
虽千万种不能

挥动铲子
口味与口味以更快的速度接触
渗透、混合

柴米油盐
岔路口的沉思
只要片刻停留
统统烧得通红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第三月初评评委:

(按投票排序)
相宝昌(诗人,世界诗歌网国际诗赛频道副主编)
孟 萌(诗人,世界诗歌网山东频道副主编)
党水北(诗人,世界诗歌网陕西频道主编)
周晓雯(诗人,世界诗歌网贵州频道副主编)
空灵部落(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水 柔(诗人,世界诗歌网湖南频道副主编)
梁氏诗行(诗人,世界诗歌网广西频道副主编)
关门雨(诗人,世界诗歌网内蒙古频道主编)
王辉俊(诗人,世界诗歌网海南频道副主编)
古 剑(诗人,世界诗歌网黑龙江频道副主编)
以 琳(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刘成渝(诗人、评论家,世界诗歌网评论频道编辑)
顾正龙(诗人,世界诗歌网宁夏频道主编)
李 玥(诗人,世界诗歌网甘肃频道主编)
寒 冰(诗人,世界诗歌网新疆频道副主编)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网友点评

倒序浏览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忠民 来自手机 版主 2021-7-16 10:13:34
祝贺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朝闻天下 来自手机 金牌会员 2021-7-16 19:32:28
请教一下老师,必须是原创未发表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朝闻天下 发表于 2021-7-16 19:32
请教一下老师,必须是原创未发表的吗?

“超人杯”第二届世界华语诗歌大赛征稿启事 - 国际诗赛Poetry competition - 世界诗歌网 - http://www.worldpoetry.cn/forum. ... &extra=page%3D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